狂欢过后:谁为投资人预警?

郭长冬 · 2015-01-23 00:00:00 · 网贷天眼

信息不透明为平台发布虚假项目诈骗、期限错配、自融等非法行为提供了暗箱操作空间。面对平台和部分媒体人一面倒的批判,一位媒体人在朋友圈发出隐忧:评级机构纵然不对,P2P平台也亟待信息透明化,不给他人可趁之机,一场闹剧过后,会不会有平台真的心虚了呢?

大公国际本周公布的一张网贷行业的负面名单,出乎意料的引爆了全行业的一场狂欢。

1月21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旗下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公布了266个网贷平台黑名单和676个预警名单,知名平台如陆金所、拍拍贷皆列于预警名单。名单甫出,立即遭到平台一边倒地反击,指责名单的种种“不专业”。一位网贷平台运营人员调侃:“这个行业从来没有这样团结过。”

争议最大的是包含了676个平台的预警名单。查询这份名单,网贷天眼发现多处信息不准确,如上海的平台拍拍贷被写到陕西省预警名单中和信息滞后,一些早已倒闭的平台赫然列在预警一列。

将行业近半数平台“拉黑”,同时榜单又存在多处“硬伤”,大公事件持续发酵,平台和从业者沉浸在对榜单吐槽的狂欢之中。与平台对这张名单一边倒的骂声不同,投资人对这张名单却意见分化。尽管认为这份榜单“不太可信”,但不少投资人仍然认为可以作为投资参考。

在投友圈上参与讨论相关话题的投资人中,一位投资网贷三年的女士认为,“至少大公给我们提供了一把尺子。可能这把尺子不大标准,或者不怎么好用,但还是有它的用处的。”

网贷评级是“刚需”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映了在网贷行业风险加剧的环境下,多数投资人面对坏消息的典型心态。

据网贷天眼统计,截止到2015年1月23日, 累计有417家平台倒闭、清盘或者限制提现。 2015年过去还不足一月,已经有48家平台倒闭或限制提现。一位资深投行人士预计,2015年资产质量将进一步恶化,将有更多平台包括知名平台倒闭。

在倒闭的大多数平台中,诈骗性质的占多数。如一位小贷行业从业者所言,“你看中了人家的高息,人家看中的是你的本金”。这类平台一旦倒闭,即使负责人被抓捕归案,所骗资金大多已被挥霍一空。

为了避开投资陷阱,投资人一个做法是组团考察,但这种考察容易被网贷名人和平台操纵,普通投资人难以获取真实信息。正是在投资人对平台信息的渴求刺激之下,网贷行业近两年各种评级机构声名鹊起。最早从事网贷评级的有羿飞等网贷名人,此后,融360、贷出去、新浪网等先后开展网贷测评。

靠谱评级为什么这么难?

知乎专栏作者黄席盛认为,评级报告的作者可分为三类:有一定追随者且信誉仍在的名人、立足于网贷企业服务的机构和社会研究机构。

对于这三类评级,黄席盛认为没有一个能达到“可用”的程度:第三方的评级,顾及太多,不敢放出任何观点;网贷名人的评级,有观点、有信息,但也有私心;社会研究机构的评级,不接地气,没有信息搜集。

大公国际的评级正是第三种。网贷天眼CEO田维赢分析,从“大公”发布会以及发布的数据来看,其得出的结论更像一个黑匣子对另一个黑匣子,自己本身的信息披露,评级的数据来源以及如何得出的结论都是非常不透明。

“没有准确的数据,且其在没有跟平台对接和任何的实地考察得出的结论非常草率”。

据网贷天眼统计,目前行业知名平台中只有拍拍贷公布较为完整的交易数据,其他平台的完整交易数据都无法抓取,更不用谈平台视为商业机密的财务数据。

除了数据难以抓取,花果金融CEO惠轶认为网贷债项的非标准化也难以用一个标准进行评价。”网贷资产千差万别,不可能用同一个标准来评价“。

狂欢之后 行业如何破解不透明

此次榜单最富有争议的是平安集团旗下的陆金所也被列入预警名单。从业者普遍认为,陆金所因为背靠平安集团,是“最不可能倒的平台”。

北京市网贷协会秘书长郭大刚对陆金所的上榜并不惊讶,“大公是按照自己的评价体系来的, 得出这个结果很正常”。

陆金所虽然背景雄厚,但平台上的债项信息披露并不充分。而大公此次评级恰恰是将信息披露作为首要评价标准。新浪新近发布的评测报告也指出“陆金所信息披露不透明”, “陆金所在官方网站没有展示对于产品的具体介绍,投资者不能通过了解具体的借款人信息和资金流向;另外陆金所并没有公布平台整体的运营数据,也没有相关的项目月报和季报,信息披露不透明”,评测方认为“陆金所这种做法略显霸道”。

信息不透明为平台发布虚假项目诈骗、期限错配、自融等非法行为提供了暗箱操作空间。面对平台和部分媒体人一面倒的批判,一位媒体人在朋友圈发出隐忧:评级机构纵然不对,P2P平台也亟待信息透明化,不给他人可趁之机,一场闹剧过后,会不会有平台真的心虚了呢?

文章来源:网贷天眼,如有侵权请联系:mjxxc@mingin.cn。 (责任编辑:小龟)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