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跑路引发运营模式质疑 揭开P2P画皮术

王俊仙 · 2015-01-04 12:43:00 · 零壹财经 

江苏无锡P2P平台恒融财富人去楼空直接导致千余名投资者1亿多元的投资款无法收回,令此前看似创新的投监会和“抵押物+风险准备金”的模式备受质疑。

江苏无锡P2P平台恒融财富人去楼空直接导致千余名投资者1亿多元的投资款无法收回,令此前看似创新的投监会和“抵押物+风险准备金”的模式备受质疑。《华夏时报》记者调查获悉,从该平台出事前得到各方极力推崇,到其捆绑投监会成员利益与恒融财富线下业务,再到瑞安营业部负责人出事后撇清关系的蹊跷,恒融财富的种种包装手段一一显现。

光鲜的外表

恒融财富无锡总部的大门“气势恢宏”:整个公司唯一的入口由两扇磨砂的金黄色玻璃大门组成,从外面必须紧贴玻璃才能隐约看到门内“恒融财富”四个字,门口的墙上安有指纹密码锁。走进内部则甚为敞亮,总面积达1100平米,其中总裁陈金锚的办公室面积100平米左右,装修得富丽堂皇,书架上摆放着一排排管理学、成功学等方面的书籍,办公室走廊和办公室里几个大鱼缸养着寓意“招财”的银龙鱼。

根据2013年8月恒融财富第一次投资者见面会的记录显示,恒融财富老总陈金锚在温州金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旗下的瑞安滨海国际项目中参股15%,投资1200万元;独资瑞安市富泉五金厂;投资300万美元于山水游艇俱乐部,持股30%;持有无锡盛世名豪KTV40%左右的股份;有一辆宝马、一辆奔驰,另一辆400万的蓝博基尼过户为恒融财富平台下资产,一艘价值400万元的游艇正在办理过户至平台的手续;此外,陈金锚夫人名下有瑞安市潘岱阳光幼儿园。

“不管现金流还是资产状况,投资人想看到的,它都让你看到了,滨湖区政府还给恒融财富的办公场所租房3年免费的优惠,这样有实力的老板,我们一般不认为他会骗钱。”一位曾多次到恒融财富考察过的投资者表示,“我和恒融无锡团队接触较多,到现在都认为这个团队非常专业,很多人都是从金融机构高薪挖过来的。你跟他们团队交流越多,越感觉这个平台不会有问题,因而投入的资金就越多。”

借助行业内有影响力的人吸引投资者是恒融财富的手段之一。一份2014年2月19日的YY群录音材料显示,时任恒融财富运营总监的叶琼明确向投资者表示自己投资了公司的6月标,“老侯投了3个月的。”据了解,这位老侯本名侯滨,为第三方平台网贷天眼的创始人,该次YY群交流会即由他主持,不过他也表示交流会并不构成投资建议。

“老侯在行业内很有影响力,很多投资者投资恒融财富估计和老侯这类人的站队有关。”一位P2P行业资深人士表示。记者采访的多位投资者表示,当时在网贷天眼官网首页就有恒融财富的推广链接,老侯曾亲自考察过恒融财富,私下也比较推荐恒融财富和中贸易融。

“恒融财富一直都有抢标的现象,上半年时,很多人都因为投不上标而撤资。下半年换了新系统以后,排队的人也很多,抢标每天都在上演,基本上都是秒光。”一位待收12万元的杭州投资者透露。

“绑架”投监会

事实上,记者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为加大投资人的投资力度,恒融财富还在P2P平台之外“创新”了一种“线下业务”,这也是恒融财富的大户真正参与的投资项目,这其中也包括5名投监会成员,由于线下业务是有“抵押物”做保障的,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监会查线上标的的积极性和公正性。

“说实话,我们本为线上大户,如果没有线下对接的话也不会投资这么多钱。今年年初,陈金锚说需要买豪车帮借款人做包装,给借款人办理大额信用卡,此外车还可以做一些婚庆租赁、会展等运营,陈金锚当时承诺2.5分的利息,保证到一定时候会以原价回购车辆。”一位从线上大户转为线下大户的投监会成员告诉记者,因为叶琼讲能掌控风险,而且前期已经顺利结束好几单这样的交易,“我们还可以给自己的车上方向盘锁,相当于每个人都有这些车作为抵押物,所以我们比较放心。”

记者得到的一份截至9月12日的线下大户买车表格显示,已结束线下业务的车共26辆,还有60辆豪车正在进行中,线下投资人共约20人,平均一辆车至少100万元,投资总额在6000万元左右。

一位投资了600万元于线下业务的aib(网名)叙述,今年11月8日线下大户去停车场看车时发现陈金锚手下的人在撬车,第二天陈解释说线上挤兑严重,所以将线下车变现,还表示要把瑞安滨海新区滨海国际项目股权给这些线下大户作补偿。“但我们再次抓到陈的人在撬最后4辆车。说实话如果没有发生偷车的事情,可能他人消失了我们都不知道。偷车之前,最多认为它会被挤爆掉,根本没想到他们会做出偷车这种事。”

记者11月底来到上述线下业务车辆的指定停车场,此前专门用栅栏隔开用来停放恒融财富车辆的车库内已经空无一物。

抵押物归属

据了解,在恒融财富的业务中,80%业务和标的都来自于瑞安,但是瑞安标的抵押物是否足值则值得怀疑。

根据陈金锚此前提供给投资者的房屋他项信息显示,一处位于瑞安市建设路209号的房屋抵押债权数额为50万元,然而该房屋外观破败。据邻居介绍,此处房子因为是小产权房,所以没法卖,最多也就值10来万。

据一位借款人透露,他当时只要借20万元,但是借款协议和他项上都写的是借款50万元,剩余的30万元当时是直接返还给瑞安营业部负责人林友东,而且是分期付款10个月左右还完,不过最近林友东那边打电话让他去谈提前还款的事。

“我们每次去瑞安看业务或者查标,都是林友东陪同,标的他项都是做在他名下必须他出面。但是现在林友东一概否认,所以钱借给了谁我们也搞不清。”aib告诉记者。

“除非个人把债权转让给公司,否则是无法以平台公司名义去签借款合同的,而他项权证作为主合同下具有担保性质的从属债权,他项做在平台指定的人名下也便于平台催款。”江苏中虑律师事务所律师谢书磊表示,“其实这样操作存在一些问题,因为毕竟这些钱并不是平台或平台指定人的。”

上述业内人士则认为,以平台指定人签订借款合同主要是为了方便贷后处理,一旦发生逾期,就会按照普通民间借贷处理,如果抵押在公司名下处理较复杂。他项做在个人名下,一般个人还需要签订一个反担保协议,“如果真的只是林友东个人放贷,而恒融财富将其债权放到平台上包装为线上平台标的,这就涉嫌自融甚至诈骗了。”

文章来源:零壹财经 ,如有侵权请联系:mjxxc@mingin.cn。 (责任编辑:xiaodi)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