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繁荣实为假象 未来或现流氓搅局

嵇少峰 · 2015-01-04 12:42:53 · 零壹财经 

2014年P2P金融如井喷般暴发,各路诸侯鱼龙混杂,早已不能用热浪汹涌来形容。时至今日,P2P金融已严重异化,原本小资的互联网金融宴席硬生生被数千黄袍马褂冲散,大家面面相觑,更有甚者干脆也脱去西装光起膀子打起了乱仗。

2014年P2P金融如井喷般暴发,各路诸侯鱼龙混杂,早已不能用热浪汹涌来形容。

时至今日,P2P金融已严重异化,原本小资的互联网金融宴席硬生生被数千黄袍马褂冲散,大家面面相觑,更有甚者干脆也脱去西装光起膀子打起了乱仗。

现在再论P2P与银行谁优谁劣已毫无意义,当下的P2P江湖已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民间金融新的战场,几乎所有的线上、线下的民间投融资平台及民间借贷从业者均自称为P2P,似乎一沾上P2P就摇身幻化为高大上的互联网精英、披上了普惠金融道德的外衣。

与此同时,所谓正宗的P2P也不停地土著化走向线下,以高科技、互联网思维打造新金融的构想短期内难以实现,大部分平台资产端的操作手法越来越接近传统的民间投融资公司及银行。除了介入刚性担保外,众多机构甚至自建了线下连锁店面。

我们现在讨论的P2P未来,实际上已变成了民间金融互联网化(The folk financial online)的未来,仅剩不多的几家“纯正P2P”已然变成了小众市场。与西方的P2P金融相比,当下公众关注的国内P2P金融从本质到形式均已完全两样,因此有必要重新分析一下当前的形势与我们的任务。

一、当前P2P的繁荣,其实是一种假象,真正的P2P正在步入寒冬。由于P2P金融看上去几乎没有门槛,对民间投融资公司来说,在网上架构一个可以吸纳公众资金的平台,其开办成本远远低于线下公司,无论是基于吸金效率的考虑,还是玩砸后需要承担的社会成本(含犯罪成本),P2P均是一种更好的选择。相当一部分将P2P视同集资通道的企业和个人也纷纷加入其中,至于骗子更不用多说。

因此,现在P2P行业的突飞猛进,压根不是所谓行业的繁荣,而是传统的民间借贷市场的搬家,而且这种搬家的规模将大大超过常人的想象。大家相对认可的中国民间金融的规模大约为3万亿左右,仅温州一地曾超过千亿,因此再统计所谓的P2P的发展速度与平台数据真的是毫无意义了,只能说又有多少投融资机构开设了网络募集资金的通道。

对于正规的P2P来说,一方面面临着市场收益率下降、有效信贷需求不足的压力;另一方面还要承受大量的杂牌军涌入推动的资金成本上升,P2P金融的利差空间进一步收窄,社会地位与品牌价值也被严重冲淡。民间投融资机构的大量涌入已改变了原先的业态,未来的P2P市场已无法依靠行业自律与所谓的金融监管来规范,更多的只能依靠法律。对于正规的P2P来说,将来的对手不仅仅是行业的小清新,还要直面各种流氓的搅局,P2P的生存状态已然恶化。

二、经济的持续下行使得中小微企业的信贷危机进一步漫延, 老牌P2P平台正经历不良贷款率的急剧上升及严重的兑付压力。小微金融从来不是商业化金融的蓝海,这个道理放之全世界皆准。尽管国家出台各种政策来鼓励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但风险与收益一向是信贷的风向标,银行实际上是反向而行的。实体经济走向势微,中小微企业面临的是银行进一步的去杠杆化与压缩信用的过程,这种形势短期内根本无法改变,甚至有进一步扩大到大型民营企业的趋势。

因此,P2P从业者一定不能把当下的大量融资需求当成一种机会,成为无畏的接盘人。信贷需求与有效信贷需求一词之差,大相径庭。从本质上讲,信贷是体现一定经济关系的不同所有者之间的借贷行为,是以偿还为条件的价值运动特殊形式。如果将信贷简化为一种资金的流动,一味地脱媒与去中介化,在没有健全的信用评估与风险控制手段支撑的情况下,将资金的所有需求统统视为合理的信贷市场是极不理性的、更是无知的,最终只能伤害自己、伤害社会。

三、信贷市场是一直存在“安全边际利率”的,也是充分竞争的市场,长期看根本不存在高利率低风险的信贷产品。当前P2P平台的募资成本居高不下,主要源于资产端的透明性、安全性不足以及与线下金融机构的比价,这种情况将长期存在,这就构成了P2P平台的阿喀琉斯之踵。信贷机构的两个主要价值,募资的效率与成本、信贷客户的组织与风险鉴别,当下的P2P均未显示出其与传统金融机构竞争的优势,高利率的风险远不是当下的P2P行业可以解决的问题。

有两个观点需要进行说明。第一个观点是大家普遍将当前民间平均融资利率水平当作合理、安全、可持续的利率。从宏观层面看,存在即合理,民间融资作为一种常态,一直在经济生活中存在,这没有错,但大家往往忽视了一点,那就是从具体的操作层面来说,民间借贷的投资人生生死死,几乎没有几家能够做大做强,金融风险周期的轮回一次次将高息出借人及获利者赶尽杀绝,社会用各种方式完成了道德的天谴与民间金融生态的平衡。因此,这种大众看到的民间平均借贷利率肯定不是安全的利率。

第二种观点是认为可以通过行业细分,用充分的平台资源及行业背景来破解高收益低风险的难题。应该来说,这种观点有一定的道理,因为行业的熟悉程度及特殊资源的掌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风控的成本,提高安全性。但是,这种优势是相对的,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过高利率带来的风险控制难题。

任何行业的平均投资回报率都是有限的,远远超过投资回报率的利率一般不为行业内相对优质的客户所认可,P2P平台被迫选择资质较差的客户发放贷款,这也必然导致不良率的提高,平台对行业再熟悉也作用不大。当然,资金的灵活性与高超的信贷技巧也可以控制一部分风险,产生一些边缘客户,但特殊能力与行业资源也正好成为限制P2P平台发展的障碍,平台希望以此方法达到相当的规模也是非常困难的,随着规模的上升,个性化精细操作及资源优势会慢慢丧失效能,信贷平均风险概率必会发生作用,高收益伴随而来的高风险一样逃避不掉。

银行业多年的信贷经验,积累了大量的行业信息与数据,信贷人员对行业的了解也是比较全面的,毕竟信贷风险审查并不需要知晓太多的行业细节。另外,利率与风险也不是同比均匀上升的,比如12%的平均利率出现4%的不良,那么24%的平均利率出现的不良肯定不会是12%,更不会是8%,不良率随着利率的上升会显现一定程度的倍增效应,历史已多次证明,高收益覆盖高风险实际上很难做到。

四、银行系与国资系P2P的加入使行业更生乱象。银行业金融机构做P2P在金融体制上讲是不合理的,因为银行系P2P的信贷产品、操作模式与其传统信贷业务几乎没有本质区别,却要承担极高的资金的成本,等于变相抬高了存款利率,冲破了监管部门的政策底限,至于资产出表由于其规模太小基本不应在其考虑范围。

如果从积极的角度讲,银行系的加入是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推手,作为传统金融机构的一种创新的尝试,也未尝不可,但监管部门必不会让其成为一种风潮,银监会叫停村镇银行与P2P的对接,已经明确表明了态度。至于银行变相绕道不直接介入P2P,其欲诉还羞的姿态自然不会形成多大的积极作用,更何况从经济利益角度上讲,银行几乎是以牺牲既得利益为代价的。

银行的介入给民间背景的P2P造成了不公平竞争,其负作用可能大于其积极的一面。至于国资系企业的加入,当属无聊之举或一时性起。让官方资本去操作灵活性、专业性要求如此之强且存在政策变数的行业,本身就缺乏考虑。同时国资系P2P平台有限出资负有限责任,其背书的作用有能有多少?国资企业倒闭的少了吗?如果其东家不背书或有限背书,国资在非垄断行业拿什么与民企比拼?有小微信贷经验及线下资源的国资企业又有几家?

五、当下以小微企业为主要信贷客户的P2P平台,其安全放大规模的愿望在短期内很难实现。小而美的平台不容易生存,因为金融行业本身是依靠规模及杠杆来产生资本回报率的,信息中介的利差越小才越安全,另外中国的P2P创业者们显然更不愿意小富即安。虽然说P2P看上去门槛不高,但如果要想架构一个安全、可持续发展的平台,其投入还是非常巨大的,没有一定的信贷规模根本玩不下去。

但是,这种高息信贷市场很难设计出安全的标准化产品,规模越大越难控制、越不安全,这就造成了一个无法绕开的矛盾与死结。通过第三方担保、第三方提供项目来解决规模化、标准化的问题,此路一样不通。传统银行做小微企业信贷,除采用资产抵押、类保理、互保联保等方式外,竞争性信贷产品大都依靠与融资担保公司合作的方式产生。

应该说这种做法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起到了迅速放大小微企业信贷规模的作用,它使得银行的中小微企业风控的标准化得以迅速建立,并将小微企业判别标准及五花八门的法律保证措施归于一类。虽然当下融资担保公司的大量死亡,验证了小微企业信贷的巨大风险,但对于及时退出的大部分银行来说战术上还是成功的,融资担保公司做了银行标准化的牺牲品,银行相对严格的担保公司准入机制,还是起到了一定的防火墙作用。

对P2P平台来说,优选第三方合作机构也是很难实现的任务,这里面存在一个双向选择的障碍。由于P2P平台的高利率,优质的融资担保公司很难找到足够多的安全客户提供给平台,如果有,他们完全可以将大部分客户推荐到银行。只有同时满足高利率、低风险、不符合银行标准这三个条件的客户,才有可能被优质担保公司推荐到P2P平台上来,这种客户少之又少。P2P如果放松对融资担保公司及其客户的要求,形成的贷款规模最终将成为平台与担保公司的代偿毒药,无论是哪家死亡,均会伤及投资人的资金安全。

六、以消费类、个体工商户为主要信贷客户的P2P平台,同样因较高的资金、营运成本及不良率而最终难以形成规模并盈利。以陆金所为例,每个月坏账率在2%,其中能催回来的比例是3/4,最后坏账比例年化约5-6%。

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承认,陆金所一开始平台67%的客户来自平安银行,现在来自平安银行的占比大概为15%(不排除是平安保险等其它渠道)。他认为互联网金融跟银行其实是合作和互补的关系,如果没有跟银行比较好的合作,互联网金融也做不大。言下之意,如果没有平安系强大的资源支撑,其客户获得成本、风险识别成本、不良催收成本均是难以承受的,陆金所更无法形成规模。P2P做小额消费与经营类贷款,一样面临着巨大的资金成本压力。

同时,由于一般的P2P平台缺乏完善的客户清算系统、资金结算通道与帐户监控能力,脱离银行独立做微贷的基础条件本身就非常贫乏,如果仅仅依靠大量的低成本劳力勉强去做,最后的结果大都会以管理的系统性崩溃而告终。

七、是否介入直接或间接的担保,也是P2P平台面临的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如果直接宣传不担保或不提供间接担保,在当前的P2P网络信用环境中很难做大业务。刚性兑付是中国官方金融垄断的一个副产品,在金融大环境未改变的情况下,P2P对此也无能为力。希望通过教育的方式让投资人接受风险,最终结果只能是平台牺牲自己的客户与市场占有率,看看仅有的几家纯中介P2P的发展速度就很容易得出这个结论。

但是,如果P2P承担或间接承担刚兑的责任,从长期看又必然让自已无路可走,因为如此高息的资金成本和贷款利率,本质上基本不存在安全可持续的信贷产品,高收益低风险甚至要求零风险,没有哪路神仙可以做得到。即使P2P平台本身将此风险转嫁给第三方,在法律上解决了自己的代偿责任,但第三方同样也无法解决风险与收益的矛盾,其最终的死亡一样会给P2P平台带来灭顶之灾。中国的融资担保行业及小额贷款公司的困境,已经说明这种一味依靠有限的资本金去解决刚兑的流动性需求是无法实现的梦想。盈利的问题尚可以依靠产品、资源与市场来慢慢解决,但金融行业的流动性只有依靠可持续的资金来源或政府救助才能得以保障。

中国历史上两次大规模银行不良资产的剥离已经证明,即使体量庞大如银行,也不见得能应付周期性的金融风险,民间金融及当下的P2P平台就更不要抱有什么幻想了。目前P2P平台的绝大多数信贷产品从本质上讲大都是不安全或不可持续的,无论是依靠资产抵押、保理、融资租赁、核心供应链来控制风险,还是依靠担保公司、小贷公司的第三方保证,由于极高的资金成本及无法降低的中介费用,使得大多数的风控手段流于形式。

另一方面,高收益仅仅是属于投资人的,平台本身是无法享受的,而高风险的刚性代偿则必须由平台及第三方合作机构承担,因此对平台而言,基本不存在用高收益来覆盖高风险的说法。官方金融与民间金融获得资金成本的巨大差异,决定了民间金融摆脱不了信贷风险接棒者的最终命运。

八、精细化管理及精英人才的高超信贷技巧可以解决极少一部分优秀平台的生存问题,但很难有机会促进平台更大的发展,更无法解决全行业的共性问题。P2P行业的整体发展必须由国家的顶层设计及打破金融垄断后才能慢慢得以实现。互联网不能代替一切,它可以提高金融的效率、改进金融的业务流程、提供金融创新的手段,但它不能改变金融与信贷本身的属性。

由于我国政府平台及国企的大量借贷行为拉高了中小微企业获得贷款的机会成本,国家信用背书导致银行的无风险信贷利率过高,进一步推高了小微企业的直接贷款成本。带来的延伸效应就是民间融资及P2P平台的平均借贷成本同步增长后,远远超过了信贷市场的安全边际利率,也超过了绝大部分小微企业的承受能力,形成大面积的不良是必然的结果。民间金融无法获得官方垄断金融的存款成本,与银行相对P2P平台节约下来的成本连这个差额都无法弥补,哪里有什么优势可言。

九、希望依靠相关部门出台监管政策来解决P2P行业的发展障碍是不现实的。由于大量民间投融资平台的进入及P2P本身的异化,对P2P的监管已不再属于简单的行业管理范畴,它完全变成了如何对民间金融进行管理的复杂命题。众所周知,对民间金融基本不存在监管的说法,它更大程度上要依靠法律来解决。

这就意味着监管部门要么无法出台所谓的监管办法,要么就出台一个类似行业指引类的文件,不太可能用牌照及准入的管理方式。当下再报怨监管部门的懒惰与不作为是无用的,整治P2P已经超出了其管理能力与权限,庞大的管理成本更是任何一个部门所无法承受的。连实行牌照化管理的小额贷款公司监管办法尚且没有出台,希望有关部门来解决P2P江湖的乱战更是不切实际的,规范的P2P平台必须面对更为复杂的市场。

文章来源:零壹财经 ,如有侵权请联系:mjxxc@mingin.cn。 (责任编辑:xiaodi)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