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山东取缔P2P背后:地方监管在考量什么?

2019-10-28 16:02:10 · 新流财经

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P2P行业再度成为了金融行业的焦点,大部分业内人士对其可以称是“谈虎色变”。

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P2P行业再度成为了金融行业的焦点,大部分业内人士对其可以称是“谈虎色变”。

当然,当局的态度也很明显,留给各地P2P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

至少从2017年开始,P2P行业就面临着政策合规风险,各方(监管机构、平台、投资人)都想摸索出一条共赢的转型之路,但两年时间已过去,针对P2P行业仍未有令各方满意的“解局”措施。

率先地,9月初,宁夏开始分批次清退辖区内的P2P平台;天津也在当月中旬宣布首批被取缔的10家公司;湖南、山东则在10月中下旬取缔了省内的全部网贷P2P业务;目前有消息称上海也在酝酿针对P2P业务的严监管措施。

实际上,各地政府针对P2P纷纷采取动作或是“不得已为之”,2018年的资管新规早已释放信号,明确将过渡期从2019年6月30日延长到2020年12月31日,时间放宽了18个月,但这并不意味着监管的放松,实际是以时间换空间,为的是尽最大可能稳定国内金融市场,压缩资金融通渠道,巩固市场打破刚兑的一致预期。

尽管P2P平台并不具备金融系统重要性,但是在过去几年所显现的金融乱象来看,P2P平台所扮演的绝对不是“跑龙套”。

显而易见的是,P2P平台引发了不少资金暴雷事件,其单个事件涉及资金往往以百亿计,牵涉投资者人数也多达数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之多,造成了及其恶劣的社会影响,蒸发了巨额社会财富。

除此之外,作为资金融通的渠道之一,P2P成功地规避了当时中国金融业的分业监管体系,使其成为了影子银行、政府投融资平台、房地产项目以及个人的资金输送工具,成为了地方上规避监管、套取资金的重要一环。

目前,距离过渡期结束只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而各地P2P平台的监管备案结果一拖再拖,始终没有给市场一个明确答复。

在新流财经看来,这侧面反应了地方上资金盘根错节,资产层层嵌套,各方利益错综复杂的焦灼态势。如果这一问题迟迟未能了结,那么2020年底的过渡节点将形同虚设,这必然会扰乱高层制定的“金融降杠杆”政策布局,左右国内“金融体系回归实体本源”的政策目标。

换句话说,现在是中央制定的目标和地方的实际利益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冲突,在过渡期内,双方都在相互试探,但随着目标日的临近,地方不得不祭出快刀斩乱麻的方法,针对一再未能备案的P2P平台予以“一刀切”。

要知道,现在的国内外情形其实非常紧迫。国际上,美、欧、日、中是世界市场的风向标,但同样也是可能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四个火药桶。从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美国经历了长达10年的经济增长期,目前市场普遍担忧其即将面临经济周期性调整;欧盟经济在今年已出现比较明显的放缓,此外英国脱欧的影响可能在未来重创欧盟经济;日本虽然“半死不活”,但市场对其经济的预期一直比较平稳;中国面临的风险则显然来自于房地产和金融。

为了不充当引发金融危机的“出头鸟”,国内房地产被人为冻结,金融正受强监管整治。

对此,有人直白地表示:“我们需要的是隔岸观火,忌惮的是引火烧身。”为了将金融风险降至最低,对不定期就要暴雷的P2P平台必须立即排雷,这也是近期监管集中炮轰P2P行业的因素之一。

其次,吃紧的地方财政状况也不允许各地P2P平台再有更多暴雷现象产生。

虽然针对各地“国字头”、“有担保”的P2P平台,政府并没有备兜底一说。但近几年来由P2P演化而成的P2G模式则有所不同,这部分平台导出资金部分汇集到了有政府背书的、或隐性担保的地方项目之中。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这部分资产项目抗周期性较差,容易出现逾期或是直接违约的情况。而一旦发生上述情况,捉襟见肘的地方财政将不得不出面兜底。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这部分资产项目很可能包括在地方债之中,而在金融市场上,小的波澜也有可能引发惊天骇浪,这里的关键就是如何引导市场预期。

从资产质量上看,需要通过绕道P2P获取资金的地方项目所面临的风险肯定比直接从财政和银行信托获取的要高,但这部分债务出现问题所造成的破坏将波及当地政府债务和政府信用。

为此,高层极力想引导市场幻灭对P2P不切实际的想象,尽可能使金融市场维持平稳有序,监管逐步实现透明公开。

此外,还有一点也值得一提,从今年3月25日起,国内部分省市开始试点地方债柜台发售,这意味着个人能够直接购买这部分省市的地方债,而这一试点未来将推广至全国。

这一突破性的举措对地方财政和个人理财来说都是绝对的利好,但如果存量P2G项目发生问题,这对地方政府的信用变现将构成负面影响,从而容易引起当地金融市场的连锁反应。

所以,地方集中取缔P2P平台也是为将来地方政府的信用估值和融资规模下先手。

在这一系列背景下,将视角切换到P2P平台自身,新流财经汇集多位互金从业人员的观点认为,P2P很可能已经不存在happy ending的结局,未来绝大部分P2P平台都将被取缔。其中,特别是以信息科技公司开办的平台将被一刀切,因为在监管眼中,互联网+金融的模式将极大地提升监管的难度。

剩下的头部平台(如陆金服、前金服、玖富普惠等)也将不得不转型,这类头部平台的资产虽然不及持牌金融机构的资产优质,但在P2P行业里已经算是“出类拔萃”的了。再加上该类平台背后的资本实力,所以仍然有机会转成助贷。

实际上,中小平台目前最好的选择可能就是力保实现业务的平稳退出,就如此前掌众集团主动清退旗下P2P业务,并且做到出借人债权的提前清偿。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审时度势,顺势而为”可能要比“扭转乾坤,力挽狂澜”更具智慧。

文章来源:新流财经,如有侵权请联系:mjxxc@mingin.cn。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