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创新只是新兴的复古?

苏安 · 2015-01-09 09:44:19 · 21世纪经济报道

最近舆论对金融创新的关注越来越多,这种关注更多是对传统金融服务业强烈的危机感,“脱媒”成了最为核心的关键词。

最近舆论对金融创新的关注越来越多,这种关注更多是对传统金融服务业强烈的危机感,“脱媒”成了最为核心的关键词。目前越来越深入的研究表明这个历史趋势可能带来的影响非常深远。挪威第二大金融企业SpareBank 1 Group的Christopher O. Hernaes最近在探讨“共有经济与金融的未来”时很有见地的指出:传统金融服务业由于“传统价值和商业模式的崩溃,以及面临千禧世代深深的怀疑,日益面临商品化(commoditization)危机”。

比如在发达国家日益兴起的P2P借贷,社交平台支付,众筹,P2P保险等以共有形式为平台的金融服务方式正在改变金融业生态,甚至挑战既有的监管规则,最近Uber提倡的集成支付系统就是一个典型。麦肯锡的调查显示顾客利用银行服务时80%需求是支付,而所有这些支付服务都可以被Uber这样的集成系统取代。对于银行的顾客而言,Uber的便利性意味着今后银行将变得越发遥远,甚至其存在都将逐步被忘记。对于保险公司而言,Airbnb,Lyft,TaskRabbit等等都将是强有力的取代者,这些金融业的巨无霸迟早会变成水电气行业那样的恐龙行业。

而这些新的趋势之所以逐步成为现实,其物质基础是互联网的普及和相关服务的发达。在那之前金融业由于需要向极为分散的客户基础提供均值服务,繁琐而庞大的确认体系导致了巨大的数据处理成本的发生,像日本这样发达国家到今天都无法向所有客户提供银行间24小时无障碍转帐服务,银行员工有时甚至还要向客户解释为什么柜台会在下午三点就关门。而互联网的发达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些问题。在消费者接受的前提下,这种趋势对传统金融行业的杀伤力似乎显而易见了。

另一面,这些新兴事物依然处在被怀疑的最前沿。对于消费者而言,最直接的担心就是安全性。银行作为最为传统的呆板型企业,作为一个业态其相对于其他行业的公信力并没有因为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机而被摧毁。共有经济最为核心的竞争力——界限成本的减少如果是以安全性为代价的话,显然是没有前途的。

另外一个负面消息是,布鲁金斯研究所的调查发现,基于社交网络软件的共有经济圈实际上具有加深经济格差(差距,差别)的副作用,这些共有经济圈的发祥地旧金山在2007---2012年是美国经济格差扩大最为严重的城市,类似于Uber这样的低界限费用商业模式在早期往往意味着较高的资本费用,它的成功依赖于吸收大量处于格差底部的浮动劳动力作为生产力源泉。而类似于谷歌脸书这样的全球性企业实际上在向海外输出这种类似于封建主义的经济格差。

抛开这些社会伦理哲学思考不谈,还有一个现实问题在于:共有经济圈里的资金转移在宏观而言仅仅是资金从左手转到右手,无论其规模有多大,它仅仅是代替客户和银行去处理那些繁琐的交易手续。无论消费者看得见还是看不见,银行作为整个经济体系最终的支付处理体系,其经济基础依然丝毫不可动摇。而且共同经济圈所供给的资金产生的附加价值越大,实现其价值体现的所需的,即需求方用来支付的货币量就越大,这部分货币的源泉必然从其外部而来,在宏观上而言这部分货币必然是信用创造的结果,共有经济圈直接金融属性的资金最终源泉依然有赖于商业银行体系的风险取向。在这个意义上而言,不具有信用创造功能的共有经济圈,无论交易方式如何发达,但本质上更类似于银行诞生前的古代经济。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如有侵权请联系:mjxxc@mingin.cn。 (责任编辑:xiaodi)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