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车”巨亏200亿!小米、特斯拉都看不上!

张生 · 2021-04-08 13:44:19

4月6日,停牌两周的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特斯拉、小米、蔚来和宝能均不是公司重整投资人,亦不存在与其进行过有关商谈或者签订合作协议的情形。”

两大中国新能源汽车先驱,相继凉透。

无数人开上保时捷、兰博基尼的豪车梦,彻底破碎!

昔日“中国神车”,已经命悬一线!

4月6日,停牌两周的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特斯拉、小米、蔚来和宝能均不是公司重整投资人,亦不存在与其进行过有关商谈或者签订合作协议的情形。”

众泰在公告中还留了一丝念想,表示有两家重整投资方仍在评估接手的可能性,但对方用“众泰的情况同公司规划和发展预期存在一定差异”的委婉用词,给这一前景蒙上了厚重的阴影。

直白的说,这等于彻底浇灭了5.75万投资人最后的希望,股价两个月拉出30个涨停的众泰,瞬间成了空中楼阁。

实际上,作为最大绯闻对象的小米,几天前官宣自己造车,已经给众泰的臆想划上了句号,其他人更不傻。

毕竟,面对2019年巨亏111亿,2020年最高预亏90亿,两年就亏掉200亿的超级烂摊子,除了几万赌徒的疯狂押注外,没人愿意当冤大头。

一代车中梗王,基本凉透!

关于众泰的传奇,网上流传的段子数不胜数:

十字路口,一辆路虎极光和一辆保时捷卡宴相撞,路虎车主吓傻了,保时捷车主也吓傻了。两人赶紧下车一看,原来一辆是众泰T700,一辆是众泰SR9,原本紧张的气氛瞬间就缓和了。

关于“保时泰”的传说,也从未停过:

据说广州有一个渣男开了一辆“保时泰”,他从网上买了个保时捷的车标贴上,两周就睡了同一女生17次。

这些都在相当程度上反应了众泰一流的模仿功力,当然,这也是众泰最核心的科技。

所谓山寨一时爽,一直山寨一直爽,从一开始,众泰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2004年,在同吉利和奇瑞竞标一条台湾丰田特锐的生产线中,众泰笑到了最后。

2006年照猫画虎推出的“众泰2008”一炮而红,当年销量就达1.1万辆,秒杀原版特锐的300辆,众泰第一次尝到了“拿来主义”的甜头。

此后十多年,众泰“皮尺部”成了所有知名车企闻风丧胆的存在。

先是丰田,再到大众,很快他们又盯上了各种豪车。

众泰T600,山寨对象是大众途锐。

众泰SR7换个标,跟奥迪Q3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众泰SR9更进一步,连保时捷的前脸都实现了毫米级山寨,正式奠定了众泰“中华神车”的地位。

当时这款车上市仅3天,订单就突破了2万辆,一车难求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也正是这款车,在2017年的那场车展上,让保时捷老板亲临展台后,留下了那个辣眼睛的尴尬微笑。

“10万的价格,百万的享受,圆你一个豪车梦”,最懂人心的众泰,迅速在农村和四五线城市打开销路,圈定了自己的主战场。

而正当众泰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形势却急转直下,销量暴跌、资金链出现危机,各地前来维权的车主令众泰的口碑瞬间跌到谷底,不到两年时间,众泰就从神坛走到破产的边缘。

原因只有一个:质量太次!

你几乎在众泰身上几乎找不到一个没出过事的零件,到头来,众泰山寨的只有豪车的外壳,除了精确到毫米级的“皮尺部”,内在的核心一个都没学到,凉凉是必然的结果。

一个是浙江永康前首富应建仁,一个是香港首富李嘉诚,他们手上的众泰和长江汽车,原本都有一手王炸好牌,却都打的稀烂。

众泰,拥有诸多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第一”:

2008年6月,众泰是第一家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纯电动整车发明专利的车企。

2008年11月,众泰成为国内第一家获得工信部颁发纯电动乘用车生产销售许可证的车企。

2009年2月,众泰推出的“2008EV”成为国内第一辆正式挂牌上路的纯电动汽车,“浙A2279H”被誉为中国纯电动乘用车第一牌,这辆车如今还被浙商博物馆所收藏。

李嘉诚投资51亿,已进入破产清算阶段的长江汽车,也不遑多让

2016年初,北汽之后第二家拿到发改委批文的长江汽车,成了中国名副其实的第一批“造车新势力”。

2016年4月,长江汽车便推出电动车品牌“长江EV”,杭州工厂正式投产,一期年产能10万辆,二期年产能30万辆,特斯拉都望尘莫及。

2017年12月,在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长江汽车名列其中,是为数不多手握“双资质”的造车新势力。

在李嘉诚的长袖善舞之下,长江汽车开始全国跑马圈地,北京、上海设立双研发中心,天津、辽宁开建电池基地,贵州长江、深圳长江、成都长江等子公司也相继成立,吸引了不少国资入股投资,总产能超过60万辆……

如果众泰和长江沿着这条路专心走下去,可能今天就真没蔚来、小鹏、理想什么事了。

可惜他们看重的,只是拿到高额的国家新能源补贴,所谓研发和投资,都是在为实现这个目标服务。

国家当时对一辆电动汽车的补贴最高6万,电动客车最高50万,2009年到2016年,国家补贴额超过150亿,这个蛋糕实在诱人。

2018年初,财政部部长曾透露,已追回新能源骗补和罚款23亿,当时国内活跃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几乎全军覆没。

为数不多的几家车企及时醒悟,回到了埋头研发搞自主创新的正道,众泰、长江和其他已消失的车企一道,成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届的耻辱。

山寨并非禁地,没有人一开始就能惊天动地。

很多车企为人称道的车型,一开始都是脱胎于山寨。

大众风靡全球的甲壳虫,模仿的是捷克汽车厂商泰托拉Tatra,但却在外观、质量、体验等方面更进一步超越原版,才成了数百万车主心中的经典。

国内最大车企比亚迪,早年几款车型更是抄的飞起,但获得成功后便果断放弃模仿,开始走原创路线,才有了在电动车领域全球领先的地位。

今天如日中天的五菱,一开始也被广泛质疑抄袭日本车企,但它很快找准了自己的出路,在技术创新上发力钻研,才成就了其“地球上最重要一款车”的美誉。

这些车企之所以成功,因为他们虽然始于山寨,却都不满足于山寨。

众泰走上了绝路,不是因为它山寨的历史,而是他自始至终只停留于山寨。

再精妙的皮尺,也只能抄的了表面,却无法抄的动核心技术和品质。

一句话:山寨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只满足于山寨!

鸣金网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