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又挨了一记重锤!

张生 · 2021-03-18 13:30:23

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第九次会议,核心就是一句话:从今往后,金融活动全都要纳入金融监管!

没有吸储的命,却还得随了银行的管。

蚂蚁们的大麻烦,才刚刚开始!

更猛烈的寒风刮来,蚂蚁事件还没完。

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第九次会议,核心就是一句话:从今往后,金融活动全都要纳入金融监管

高层既没点名,也没道姓,看看这些关键词“平台经济”、“全链条监管”、“反垄断监管”、“全部金融活动”,显然剑有所指。

再联系近几个月监管对互联网平台的重点照顾,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最能满足条件的,就是马云手上那只巨大的蚂蚁

央视更是直言,就是要给互联网平台发展套上“紧箍咒”,就差点出支付宝的名字了。

先有史无前例的互联网平台反垄断,后有全部金融活动纳入金融监管,两道铡刀都已高高举起,互联网平台突飞猛进的时代,彻底结束了。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在此之前,蚂蚁才刚发生了三件大事。

1、3月12日晚,蚂蚁金服CEO胡晓明(花名孙权),突然宣布辞职,未来将负责蚂蚁生态和社会公益项目

胡晓明是阿里合伙人之一,业务能力彪悍,担任阿里云总裁期间,将阿里云做到了集团新的增长极。

他还一手创建了阿里小贷,就是蚂蚁花呗和借呗的前身,并将其同支付宝合并,堪称蚂蚁金服的核心元老和中流砥柱,被外界普遍认为是阿里董事局主席张勇的接班人。

这样正值40多岁当打之年的阿里高层,放着得心应手的金融业务不做,却去蚂蚁森林种树,要说这是正常的人事调动,恐怕没人会信。

但这也说不上是替马云背锅,在炮轰中国金融监管之前,马云就大概率已提前得知蚂蚁这次上市无望

只是煮熟的鸭子飞了,众多指望股票套现后给下了订单的豪宅豪车付尾款的阿里人怨声载道,外部资本的怒气更是无处发泄,总得有人站出来谢罪。

2、同一天,蚂蚁制定并发布了数字金融平台自律准则董事长井贤栋表示要“进一步加强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做更负责任的数字金融平台”,都表明了主动迎合监管的决心。

自律准则在蚂蚁理财、保险、消费信贷、小微贷款和芝麻信用五大板块下,对科技创新和业务开展都作出了明确的自律要求,力度相当大。

比如对外界关注最高的几大问题,都清楚表明了态度:

蚂蚁理财严打诱导性营销,加强风险提示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积极引导小微商家合理使用贷款,防范资金流入股市、楼市;

消费信贷遵循“适当性授信”,不对未成年人放贷,不对偿还能力低的人发放超出基本生活所需的额度。

3、2000亿美元,这是全球多家知名投资人对蚂蚁的最新估值,较原先IPO时3150亿美元缩水超过1/3,这还只是较为乐观的估计

蚂蚁的种种努力,没有延缓监管的重锤,更没换来资本的认同,毕竟资本是认钱不认人的,他们眼里只关注蚂蚁能赚多少钱,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收益。

去年11月的“网络小贷新规”,叠加今年2月的“互联网贷款规范”,通过属地化经营、至少30%的贷款出资比例、单个贷款人的限额三个方面,将蚂蚁最赚钱的花呗、借呗业务死死摁住。

通过蚂蚁2020年的数据,更能直观的看到监管新规的杀伤力有多大。

2020年上半年,蚂蚁信贷余额高达2.15万亿,其中花呗和借呗组成的消费贷款1.73万亿,占比最高,而蚂蚁的自有资金放贷余额仅占约2%,即430亿左右。

按照新规的要求,蚂蚁想维持这个放贷规模,得将资本金补充到惊人的6450亿,或者是将规模压缩到3010亿,仅有目前规模的1/6。

不管哪条路,都会让蚂蚁伤筋动骨,资本没有给出骨折价,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当然,监管不是奔着马云和蚂蚁去的,而是所有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乱象,都要被整顿。

就是这么巧,蚂蚁发生大事的同一天,市监总局下发了另一道反垄断罚单,除了阿里旗下的银泰商业外,腾讯、百度、滴滴等共12家企业触犯了反垄断法,各自收到50万罚款

上一次铡刀落下,是去年12月,登榜的是阿里、腾讯旗下阅文集团和顺丰,同样都是50万顶格处罚。

用不着纠结金额大小,关键要看监管传递的信号,四个月两次出手,国家反垄断是来真的。

最坏的结果,监管可以要求这些企业恢复原样,就是宣布那些多年前木已成舟的交易无效,等于强行要求企业分割。

真到那一步,换做任何一家巨头,都得是骨断筋折的大出血,搞不好还会突然死亡,这才是互联网巨头最害怕的事。

而银保监会对银行都不留手,更何况互联网平台,郭树清对大型科技公司“大而不能倒”的敲打,已打消了所有人的侥幸,在中国金融全面监管的大趋势下,没有谁是大而不能倒的!

互联网反垄断,互联网金融监管,高层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必须明确的是,监管不是在针对谁,更不是为了抑制蚂蚁等平台的发展,而是尽快纠正这些巨头走的歪路。

互联网行业在国内经历了十多年黄金发展期,这些巨头们在给行业和社会带来巨大科技创新的同时,也通过竞争获得了垄断地位,有了资本的裹挟,他们不自觉的进入了反竞争、反创新的赛道,阻止打压竞争对手成了本能,到头来阻碍了整个行业的进步。

他们手中的“大数据”和“独家算法”,在解决了用户起初的痛点后,开始将重心放在如何将用户牢牢捆绑在自家平台上,让消费者沦为自己的打工人

如今子弹飞的已经够久了,是时候给这一新时代的圈地运动划下句号,引导互联网巨头奔向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了。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只有时代的蚂蚁,没有蚂蚁的时代!

鸣金网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