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捅了马蜂窝后,钱价又要飞了…

张生 · 2020-11-04 10:35:26

捅了银行马蜂窝后,马云突然被请去喝茶。

最好借的钱,也不好借了,

无数人真正的苦日子,才刚开始!

捅了银行马蜂窝后,马云突然被请去喝茶。

在万亿蚂蚁上市的前夜,这条重磅消息不啻于一场地震,同时受到中国四大顶层监管机构约谈,这样的规格更是罕见。

面谈了什么内容,并没有公开,但联系这几天,特别是监管部门当天的动作,再看看蚂蚁集团的深夜回应,马云和蚂蚁究竟犯了什么事,外界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一周前,马云当着一众金融大咖的面,直言“银行当铺思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将中国银行业扒了个底掉。

随后连续三天,支付宝遭到官媒点名批评,还有银保监会官员将支付宝旗下的花呗、借呗、相互宝等产品拉出来捶打,直指支付宝“普而不惠”。

更大的风暴在马云被请去喝茶的前一刻就已经来了,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网络小贷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直击支付宝的命门。

毫不夸张的说,这份文件宣告了一个时代即将彻底结束,6亿人或将面临无钱可借的境地!

新规有多严厉,竟值得如此大张旗鼓?

四大巨变,条条都奔着支付宝而来:

1、网络小贷要实行属地经营,跨省经营需要批准。

助贷是蚂蚁的盈利核心,而背后支撑这个核心运转的就是两大小贷公司,一个是借呗的主体“蚂蚁商城小贷”,另一个是花呗的主体“蚂蚁小微小贷”,都在重庆注册,并在全国开展业务。

但以后除了重庆之外,其他地区的业务开展需要重新申请,届时能否获批、获准经营的地区范围都成了未知数。

2、网络小贷通过银行等非标准化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1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ABS)等标准化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4倍。

我们如今能在淘宝、天猫上放肆的剁手,下个月再还,手头紧张还可以从支付宝上随时借点来应急,靠的就是支付宝从银行或利用ABS融来的钱。特别是ABS融资,因为这个方式没有次数限制,蚂蚁在三年的时间内循环融资了40多次,将原本30亿的资本金滚成了3000多亿的规模。

但如果加上5倍的杠杆上限,按照支付宝两家小贷公司160亿的资本家来算,能放贷的规模只有800亿,结果只有两个:支付宝要么大幅提高资本金,要么大幅降低放贷规模。

3、单笔联合贷款中,网络小贷的经营方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这意味着支付宝用自己手上的小钱撬动银行大钱的玩法失效了。

4、对单个自然人的贷款余额,不得超过30万,或其最近3年年收入的1/3,取其中较低者为最高限额。对法人或其他组织的贷款余额,不能超过100万。

看似是对借款人提出了限额和资质要求,实际上等于给支付宝的放贷规模设定了一个天花板。

通过蚂蚁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更能直观的看到新规的杀伤力有多大。

今年上半年,蚂蚁的信贷余额高达2.15万亿,其中消费贷款1.73万亿,小微贷款4217亿。而蚂蚁的自有资金放贷余额仅占约2%,即430亿左右。

按照新规的要求,蚂蚁想维持这个放贷规模,得将资本金补充到惊人的6450亿,或者是将规模压缩到3010亿,只有目前规模的14%。

不管选择哪条路,对蚂蚁来说都是肉疼,多年来依靠自身创新矗立在金融科技前沿的支付宝,终于被套上了层层枷锁,没有吸储的命,却得随了银行的管。

国家给借钱消费重新定调的背后,正式宣告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时代结束了。

不止是蚂蚁,还有腾讯、京东、百度等所有互联网企业都一样,想凭借科技手段谋求金融生意的宽松时期到头了,高层收紧金融缰绳的决心,不会因为你叫的是科技金融还是金融科技。

但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可能意味着一个更加难过的时代已经到来。

今年5月,总理公布了震惊国人的实情:中国有6亿人的月收入,只有1000元

在网络小贷新规对借款人年收入的限制下,这6亿人能借到钱,最多不能超过4000元。而且还得能提供收入证明,否则连借钱的资格都没有。

短期内,支付宝也只能眼睁睁将以前都满足放贷条件的用户,大量的过滤掉来实现合规的要求,但这些部分从银行手里抢来的客户,会被银行再抢回去吗?

可能正好相反,原先他们不受银行待见,今后只会更加被银行嫌弃,因为安全而非利润才是银行的命根子,不良和坏账是长期悬在银行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尤其是今年,在疫情加速坏账爆发的背景下,多数银行都不动声色,为了控制风险,从年初便开始大规模下调用户的信用卡额度。

5月初,国家再度收紧了银行的放贷门槛,个人信贷不得超过20万,且授信有效期只有一年。同时必须签署资金用途承诺书,银行随时可以监督,并有权提前收回借款。

一句话,以前在银行借不到钱的用户,今后在支付宝等互联网平台上,同样也不好借到钱了。

这场监管自上而下的巨大变革,不一定就是坏事。

这么多年来,全社会被鼓吹的“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的畸形消费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无数人身陷其中的拆东墙补西墙游戏,也该想想怎样早日上岸了,而不是想方设法借更多的钱补窟窿。

看到支付宝被监管新规重锤,前几天被马云扒掉遮羞布的银行人,纷纷在朋友圈弹冠相庆。

还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马云的金融帝国开始破碎了”。殊不知,马云从来就没有想过什么帝国,而是国家有需要,就随时献上。

16年前,为了开拓支付宝项目,马云对下属说的话是“如果需要坐牢,我去”!因为金融创新在任何国家,都是需要冒险的。

今天,支付宝的遭遇一语成谶,但支付宝的暂时落难,正说明了他们还有更大的改进空间。

支付宝被迫同银行走的更近,也许只是塞翁失马。

鸣金网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