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冒名顶替上学的背后……

2020-07-02 09:54:51 · 练晓波

山东陈秀春、苟晶、王丽丽等人被冒名顶替上学的事件持续在发酵。

山东陈秀春、苟晶、王丽丽等人被冒名顶替上学的事件持续在发酵。根据山东省纪委监委6月29日发布的通报,已经对冠县陈秀春、东昌府区王丽丽两起案件进行了调查处理。截止目前,山东已有“240多人冒名顶替取得学历”被爆出。在为受害者感到愤慨的同时,更需要对案件背后的问题引起更多的思考……

1. 对权力的无知和滥用

“考场舞弊”不仅在中国有,全世界各个地方,只要存在考试这种制度,就有“舞弊”的行为,可谓是五花八门、屡禁不止,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冒名顶替”在国内也不是今天才出现的,但在国外却很少,其背后涉及到户籍、学籍、招生等部门的“系统工程”,可以说,犯罪的“难度”还是比较大的。但这次这么多案例的出现,问题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而且,山东出现类似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山东在国内经济排名并不落后,而且也是“孔孟故里”,文化底蕴深厚。但其实,发生这样的案件与这些没有太大的关联,对权力的无知是敢于滥用权力的根源。班主任、校长、招生办负责人、派出所长、乡长,这些看似受过教育的教育者、权力施行者,正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传播者、维护者,却是对权力的亵渎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山东在不同地区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的“顶替上学”案例,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以肯定的说,这些地方的很多干部,对权力的认知是无知的。

中国是一个“关系”社会,这谁都知道。但在一个地方频繁出现这样大面积的案例,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关系”的问题。这种事情除了对权力的无知,敢于滥用和破坏之外,其背后一定是利益的驱使,更是道德的沦丧。对于这种“损阴德”的案例,我对其他地方不了解,至少在我身边(浙江)鲜有耳闻。

但反过来看,这些案件大多数发生在2009年之前。自2009年高考改革后,实行基于网络平台采集志愿信息,对于信息篡改的难度增加了。应该说,这类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得到了解决。但问题是,干部的权力认知问题有没有得到解决,这就很难说了。

对权力的无知,造成了他人无法挽回的伤害,这种伤痛,会伴随一生。但,权力的滥用可能让某些人暂时取得一些“成功”,但以别人的“失败”换取的“成功”,不是“成功”;让自己成功的“失败”,也不是真正的失败。

2. 社会评价体系被破坏

中国自有科举制度以来,读书是寒门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但作为权贵阶层来讲,这只是主要出路。底层的人们,本身选择的机会就少。而这些案例又恰恰多发生在底层家庭身上,这无疑是致命打击。

对于生活在底层的家庭,没有更多的财富积累,更没有权力。在他们内心,选择相信这个社会是公平、正义的,这是他们保存的唯一信念,因为社会的评价体系是有权力机构在维护和保障的。他们通过自身的努力,是可以争取更多属于自己的选择。而权力的执行者,应该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推行者和执行者,是要人们去选择相信并保护好这样的信念的。现在却反过来成为了社会公平正义的破坏者,直接造成了那些受害者内心社会评价体系的崩塌。

不得不说,受中国的传统文化的影响,对人民——特别是底层人民,在内心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观念——“民不与官斗”、“胳膊拧不过大腿”,甚至于很多人会把权贵阶层与“坏人”划上等号。正因为如此,为了改变底层人民对于“权力”无奈的这种认知,才有了“执政为民”、“为人民服务”宗旨的提出。其目的是创造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给更多的人民去争取机会和选择的权利。

而我们现实看到的,越是落后地的地方,权力往往越是在为“财富”服务。越是贫困家庭的孩子,越希望通过读书去改变自身和家庭命运。一旦在这样的地方,出现大面积的“社会评价体系崩塌”,问题会非常严重,后果会非常可怕。

3. 接受被“命运”安排的无奈

对于大多数的受害者来说,他们可能在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就选择了“接受”。接受的,不仅仅是这个“分数”,而是命运。在他们看来,命运的安排是如此,我只能选择接受。一些“不信命”的人,他们可能有过怀疑,或者通过复读再次努力,但再次被“命运选择”的时候,他们只能接受,接受这个“不是现实的现实”。

央视主持人康辉在自传《平均分》里说到自己高考的经历,曾经也差点成了“顶替”事件的受害者,要不是父亲一度的奔走呼号,他今天很可能就与荧幕无缘了。很多当初有过“怀疑”的人,也只能通过调取考试试卷,查看自己的分数,知道自己的分数有问题的,但最终能够通过像“康辉父亲”这样奔走呼号改变结果的,还是少数。

苟晶在第一次被顶替之后,她的学籍档案已经被提走了,苟晶的复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是一个陷阱。陈秀春案件被爆出来的时候,顶替者陈燕平的同事却说:“被顶替者做事太绝,现在两败俱伤,对她有什么好处。”能说出这种话来的,除了“三观”有问题之外,更多的是因为“社会补偿机制”的缺失导致的。因为如今即便知道自己被顶替,法律只能惩罚顶替者,而不能为“被顶替者”提供更多、更好的“社会补偿”。这些受害者除了得到一点点的经济补偿之外,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更多的是无奈!

对于这些受害者来说,他们后面无论如何努力,都很难改变“命运捉弄”的现状。且不说这些高考被顶替的受害者了,就是我们父辈,还有如今偏远地区的贫困山村,很多家庭因为经济困难,读完小学就没有能力可供继续读书了,甚至很多连读书的机会都没有。这些人长大之后,内心始终会留下一个阴影,会有更多的埋怨,辐射出更多的“负能量”。

我们在为这些受害者感到愤慨的同时,能做的寥寥无几。要知道,只有在变强的路上,同情心才是有价的。我们同情这些受害者们的遭遇,但更要对这些案件背后的问题发声呐喊。如果仅仅只是解决表面的问题,而没有对症下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相信问题还会在不同领域不断爆发。

发声呼吁和呐喊,不仅仅只是为受害者,也是为自己,为自己生活的环境和孩子们的将来。

在他们内心,选择相信这个社会是公平、正义的,这是他们保存的唯一信念,因为社会的评价体系是有权力机构在维护和保障的。因为如今即便知道自己被顶替,法律只能惩罚顶替者,而不能为“被顶替者”提供更多、更好的“社会补偿…

文章来源:练晓波,如有侵权请联系:mjxxc@mingin.cn。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