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的结局,鸿茅药酒都知道!

张生 · 2019-12-26 10:26:36

12月16日,天津武清法院公开审理权健及束昱辉等12人领导传销一案,所有人当庭认罪悔过,百亿权健帝国彻底崩塌。

治病救人的医生,从来都无暇自顾,

无处不在的“神医”,却无心顾他!

地狱空荡荡,“神医”在人间!

12月16日,天津武清法院公开审理权健及束昱辉等12人领导传销一案,所有人当庭认罪悔过,百亿权健帝国彻底崩塌。

5天后,又一个“神医”现世,却因为动作太大,惊动了官媒

中国中药协会将“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奖颁给了“鸿茅药业”,就是去年一手导演跨省抓人的“鸿茅药酒”,瞬间引发了舆论和公众极度不适。

不少媒体指责:这是对社会的冒犯

新京报直言:鸿茅步子迈得有点大。

中药协会回击:不要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我们就鼓励这种过去不诚信但现在诚信的公司。

迄今为止,鸿茅药酒到底有没有毒,没有人知道,但这一“社会责任奖”却被扒出“有毒”。

但这起小风波应该也不算什么事,更不会上升到权健的悲剧下场,估计很快随着热度下降,中药协将可以继续收“工本费”颁奖,鸿茅药酒的畅销也理所应当。

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鸿茅药酒绝不会上演“跨省抓人”这出戏。

一切的根由,就是谭秦东医生这篇很专业的分析文章《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只有2241次的点击,却给自己招致巨大祸端:

发文3天后,鸿茅药酒状告谭秦东“恶意抹黑”,给自己造成140万经济损失;
19天后,内蒙凉城警方跨越2000多公里,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对谭实施跨省抓捕;
被关押97天后,谭秦东才走出监狱;
出狱近1个月后,再次被警方传讯,当天谭突发精神疾病,被确诊为创伤后应激障碍。
一周后,谭秦东向鸿茅药业发布道歉声明,鸿茅随后撤销诉讼。

彼时,随着事件愈演愈烈,已惊动了最高检,央媒也纷纷发声剑指鸿茅药酒的安全和有效性,包括使用有毒中药材配方、鸿茅是药不是保健品、各类“包治百病”的虚假广告都被翻了个底掉。

甚至鸿茅药酒董事长鲍洪升是“成吉思汗后裔”的百科背景都挖了出来,当然现在已经被删除了。

鸿茅见招拆招,拿出了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无有毒物质”的鉴定,也拿出了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的《多部门核查鸿茅药酒产品质量抽检合格未检出有毒物质》的舆论支持。

对于最为关键的“临床有毒实验数据”,国药监局要对鸿茅非处方药改处方药,都再没有后续。空留下了鸿茅董事长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每天喝165斤鸿茅药酒,才有可能中毒”。

没人能肯定鸿茅到底有没有毒,但可以肯定的是以下事实

2001年,《临床急诊杂志》一篇论文分析了37例中毒所致的急性肾功能衰竭,其中2例是因口服鸿茅药酒

2004-2017年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出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有呕吐、头晕、腹痛等。

据人民日报旗下《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月22次

从2012年至今,中国裁判文书网只收录了3篇有关鸿茅药酒的司法文书,其中两起为消费者质疑其功效和广告宣传,均以败诉告终。

但很多人并不相信或忽视了这些已客观存在的事实,当鸿茅带着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再次回归各大卫视时,他们选择相信明星口中的说辞:每天两口,把病喝走

权健已经倒了,下一个会是谁?

回头翻看权健帝国的历史,跟鸿茅药酒何其相似。

回到5年前的2014年,没人会想到权健会有今天的结局

那一年,权健的两个拳头产品“骨正基鞋垫和负离子磁卫生巾”骗局被央视狠狠撕开,央视派出记者进行暗访调查,并在全国播出,权健经销商自称“包治百病”: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央视给出结论:吹牛不上税!

这年头,但凡被央视曝光的企业,都是非死即残,老老实实道歉整改才是正道。但敢于硬刚,权健可能不是第一个,但能全身而退却找不到先例

权健迅速发布声明,称央视报道为“个人恶意策划中伤行为”,准备诉诸法律,但却不知因何缘故,这一事件到此就结束了。

2015年,权健肿瘤医院二期工程,被天津市政府列为20项民心工程之一。

2016年,权健成为天津市民营企业应缴税收百强。

2018年,权健把火疗馆开遍了全国。

直到去年12月,丁香医生发布了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所有人都站到了权健的对立面,这座大厦短时间内便倾倒。

而当时的鸿茅药酒,全都看在了眼里……

吃一堑长一智,出了问题,鸿茅先解决掉提出问题的人,就可以万事大吉。

最差的时候,鸿茅药酒的销量只有同期的20%,但4个月后,销量迅速回升,各大网店持续热卖,好评如潮。

2018年,鸿茅还以15.19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居2018年度内蒙古百强品牌榜第41位,同时被当地官媒列为“优秀民企表彰名单”。

就在今年9月份,鸿茅药酒又回到了央视的舞台。

仿佛黑暗从没有来过,一切发展如常!

事实证明,“神医”都活在了电视和媒体广告上,真正的神医却一直默默无闻。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国内就有22位医学专家辞世。

这些人当中有

中国医学科学院原校长——“糖丸爷爷”顾方舟、中国器官移植专业开创者夏穗生、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常务理事邓铁涛、解放军总医院原副院长高长青、中国儿童骨科事业创始人吴守义……

这些被无数患者尊为“神医”的医生们,走的都悄无声息,除了患者,他们无暇让更多人记住自己。

这次风波过后,鸿茅药酒也许照样我行我素,该打的广告照打,该罚的款照交,反正有源源不断的人争着抢着要买来当治病良药。

黑暗一旦发生,必定还会重复,越来越多的人,都不会再选择沉默

相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鸣金网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