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盒子崔巍巍:用开放定义智能云POS

马手事詹 · 2016-04-19 09:22:44

作为一家充满激情的互联网创业公司,80后崔巍巍与他的团队有着阿里系的思维与做事方式,执着于服务中小商家与产品创新,正在改变传统收银支付场景,以数据为王,打造开放、共享的智能生态圈,一步一步地迈向自己的理想。

在走访之前,我们并不熟悉银盒子是一家怎样的企业,但在支付界,银盒子其实早已出了名。

在4月7日落幕的第七届互联网金融与支付创新大会上,银盒子CEO崔巍巍刚刚获得”年度创新领导力奖”。之前,银盒子还获得了“中国信息化行业大会年度新锐奖”等一系列奖项,并已成功完成两轮数千万元的融资。

作为一家年轻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银盒子团队带着阿里系的基因,又在做着改变传统收银支付场景的事,想要创造一个开放、共享的生态圈,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商业想象空间。

从满足用户需求出发,用开放的思维迭代产品

当谈起银盒子产品演变的过程时,崔巍巍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银盒子第一代产品,源于一次日本之旅,当时我们发现在日本店里是看不到收银机和营业员的,门口只放了一台自助收银机,顾客买东西自行点单找钱,自助收银机马上就会给你一张票。”这令崔巍巍及团队成员感到很兴奋,当即表示回去以后,一定要做出这样的自助机。

在花了一番功夫后,他们终于做出了一款“高级”产品。这款自助收银机不仅可以收现金,还能识别假币,更重要的是还可以用模拟人为最优化找零,让顾客不再因为花100元钱而可能找到一大堆硬币而烦恼,而且这个机型从5角硬币到100元的纸币全支持,他们因此对这款产品的市场前景充满了信心。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酷。“我们当时忽略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日本这个行业已经发展二三十年,就连老头老太都会用自助机。但中国情况不一样,我们把产品放到第一家店的时候,大家觉得很好奇,而顾客有选择性纠结,吃面还是吃饭,在屏幕上划来划去逗留时间,后面的人只好排队,老板因此就受不了了。”除了用户的不适应,还受制于高成本等因素,银盒子第一代产品虽然叫好,却无法打开市场。

转机就出现在与一位商家老板的聊天中,崔巍巍回忆到,“当时这位老板说我们很傻,我们的东西做得很好,需求也对,程序互联化都已经打通了,无非就是把这个事情简化,只需要将系统中的现金模块去掉,下面放一个人工钱箱不就行了。”老板的话当即提醒了崔巍巍,这样做其实就将收银机从自助机变成了人工机,成本一下子从近3万元降到了不足1千元,如果商家有自己的收银机,只要装软件进行升级,甚至可以做到免费。

为此,崔巍巍和他的团队用这个逻辑,花了两周不到的时间对产品设计架构进行了修改,由此诞生了银盒子云POS的整套产品体系,这套体系是一个完整的内容生态,不仅支持消费者自助点单、现金自助收钞找零、多种电子支付方式(支付宝,微信,百度,手Q)下单,而且接入各大团购外卖网站,商家可自助编辑产品、设置活动促销及会员优惠,与银盒子的自助机可以实现网络同步,顾客到店铺里在云POS和自助机之间可以自由选择。

收银支付市场既有存量市场,还有新增市场,即使同一个商家有三家店,可能还会新开一家店,怎样把两个市场有效地黏合在一起,崔巍巍与他的团队为此”想“出了另一条产品线,叫简易付。当装了这个软件,不管你线下自己的收银系统是什么牌子,也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供应商,都可以去与这些收银系统进行咬合。银盒子借此拓开了市场。

而最令崔巍巍感到惊喜的是,也是在与商家的一次接触中,这位商家代表指出银盒子搭建的BS架构平台是可以进行功能输出的,只要将核心产品的中心组件API接口进行开放就可以做到。针对这个建议,崔巍巍尝试着与一家自动贩卖机工厂进行合作,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虽然贩卖机行业是一个非常小的行业,但通过与这个行业接触,我们发现只要有收银、记账、CRM、ERP需求的,银盒子都可以将这些功能进行承接和服务,由此实现了产品的进一步演进。”

从服务小商家起步,用开放的数据串起商业链

银盒子的生意最早做的都是小商家,从黄焖鸡、兰州拉面等商家起步,其产品架构从最底层往上走,逐步完善,其云系统可留存所有合作商家经营相关的数据。银盒子服务的价值在于解决商家真实的“痛点”。

“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一家服务型数据公司,但这个数据一定是脱敏掉的,我们在后台可以知道很多人的行为,但不知道这些人具体是谁,在我们的系统中看到A永远就是A,看到B永远是B,但是A和B有什么区别,A上面会带一个标签,标签上会显示你是几岁到几岁的、你的口味喜好是什么、你经常在哪里活动等信息,但是你是谁,我们不知道。”

为了服务好商家,银盒子去年做了两个创新:一个是与华安保险的合作,将保险卖给商家。在合作中,银盒子与华安保险的系统串起来,华安保险只要确认电子支付的消费记录,就可以认定客户在商家的消费行为,华安就理赔。另一个是与银行的合作,只要商家授权把数据公开给银行,银行作为授信体系就可以给商户进行放贷,银盒子不仅提供该店的流水,而且还会提供整个商区流水的平均值,银行据此就可以决定商户的放款额度等。

在崔巍巍看来,真正的大数据不是说数据有多大,而是看数据在某一个区域的连接度有多高,你一块数据我一块数据是一个个信息孤岛,这个数据再大也没有用,但如果这些数据连起来之后维度够多,底层核心到点的数据够密,这些数据将可以被计算出来,才能成为真正有用的大数据。

“结合到一个人的线下消费行为,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维度,用数据体现出来。比如杭州华元十六街区,我已经解了90%的商户,可以知道整个商业区的业态,这是第一维度;第二个维度,可知道商业区客流的流动方向;第三个维度,可知道这个区用户的客单价、口味爱好等。如果要新开一个店,或新上线一款产品,这几个维度的数据就可提前匹配出成功率。”

不仅如此,银盒子通过大数据的运用打通了供应链,在商家与供应商之间进行撮合交易,比如卖100碗饭可能需要多少斤大米,银盒子可以算出来,“我们去拉上食品安全的供应商,如中粮油是我们的供应商,小店是跟他采购的,同时我们把这些标输出给外单平台,告诉外单平台,这些店采购原材料是放心的,比如一家店卖8元但是没有食品安全标,一家店卖10元有食品安全标,作为c端用户会自己去选。”

银盒子由此萌生了一个愿景就是“让商业更智慧,让生意更智能。”崔巍巍认为商业是由N种生意组成的,银盒子的使命是希望让所有商家的生意都变得智能一点。在他的眼里,今天我们还可以看到收银机的实体,但当某一天技术成熟了,收银机就可能不存在了,而收银体系不会消失,只是形态变了而已,所有的东西都通过数据串联了起来。

从“+互联网”视角谋未来,用开放的体系共享生态圈

“我们的确把业务模型做出来了,分析也做出来了,行业落地也做出来了,市场打开了。在支付领域,我们是所有同行业商家用电子支付比例最高的,整体达到到店移动扫码支付的13%。”崔巍巍说。

“我们的体系是完全开放的。比如贷款,我们撮合了两端,资金虽不是我的,但服务费总该给吧。还有就是保险、供应链,我们现在还在搭基础平台,这些都是免费提供给商家使用的,但当商家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可能需要一些定制的增值服务,比如我们的数据存储,会要求商家付很少的服务费给我们,我们认为商家是愿意付这些钱的,而付了钱的商家一定是我们帮到了他们的生意,这与马云做淘宝的逻辑一样。”

 

对于互联网带来的时代变革,崔巍巍理解更多的不是“互联网+”,而是“+互联网”,“因为互联网技术本身就存在,我们只是连连起来、接接上去而已。”银盒子团队目前已发展到160多人,最早与崔巍巍一起创业的9个人仍然紧紧地团结在一起,这让他感到倍感欣慰,也最鼓舞他创业的信心。“银盒子认准的趋势和方向都对,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接下来就看大家怎么干!”

据了解,截至目前,银盒子已和上百家连锁品牌建立了合作关系,服务商户上万家,这些商户每月流水近1亿元。崔巍巍说,“银盒子目前的销售无法进行量化,因为我们的业态与模式与很多做智能收银机都不一样,我们产品最早的时候是软硬件一体的,如果要换就要将整套设备都换掉,但当我们将渠道都了解清楚以后,我们发现这样做不是生态,有点叫做自己玩自己的。”

为此,崔巍巍将银盒子最后定位为一个软件商,是一个POS-SASS系统,“我们既然定义自己是开放的,那我们就全部开放。”崔巍巍希望通过开放,以银盒子为纽带,联手硬件商、服务商一起,共同形成一个中小商家的互联网智能生态圈。这是银盒子最新的市场策略和发展方向。

鸣金网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