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国资本市场的灾后重建,如何玩转资本市场还看25日北大上海校友会实录

小詹 · 2015-10-25 18:20:27

25日下午《中国资本市场的灾后重建——2015年北京大学上海元培论坛》暨会员代表大会与应届毕业生欢迎会在上海隆重举行。

金秋10月,已是凉风习习,丰收在即。25日下午,由北大上海校友会主办,北大金融家俱乐部等联合主办的《中国资本市场的灾后重建——2015年北京大学上海元培论坛》暨会员代表大会与应届毕业生欢迎会在上海隆重举行。

自许智宏校长离任后,亲自创立上海校友会以来,已经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拥有众多北大毕业的新老血液,为上海资本市场,乃至全国的资本市场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聚焦资本市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资本市场在我国经济当中扮演着新角色。突出加强资本建设,完善风险管理两大总要决定。

首先,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教授带来《资本市场改革与制度建设》主题演讲:

暴跌是不正常的,但暴涨本身也是不正常的。从去年7月的两千点涨到今年6月初的五千点,速度惊人,对比这一波行业和07年那波,分别到达5100点和6124点的高位,走势几乎一摸一样。所以,断崖式暴跌是意料之中的。

这次下跌,就是对前期暴涨的报复性下跌和修复,这是必然的。获利盘回吐、高管减持、杠杆资金平仓等,最终引起了散户的恐慌抛售,造成暴跌局面。而造成此次非正常暴跌的主要责任不在散户,而是证券监管部门监管不力和投资机构、大户过度投机造成的。

其它因素,包括杠杆、股指期货、场外配资与第三方平台,等等,也起到一定作用。但不是本质,这些技术性的因素,可以助涨也可以助跌,不是股市下跌的根本原因。

曹教授认为,本轮下跌和调整是消除有毒资产,去杠杆,挤泡沫的过程,对投资者和市场来说,是痛苦甚至残酷的。但是很难避免的,也是必须承受的。相信经过本轮调整,也会对今后的慢牛行情奠定良好基础。

自1990年12月开市以来到2015年6月初,中国股市一共经历了七轮牛市(剔除1990年12月至1992年5月持续17.5个月,涨幅1387.8%的首次牛市),一集随之而来的七轮牛市。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2007年的暴涨和2008年的暴跌,另外就是今年上半年的暴涨和6月中旬开始的暴跌。

牛市平均持续12.1个月,熊市平均持续27.8个月,熊市是牛市持续的2.3倍。呈典型的牛短熊长,牛市时,上证综指跌平均涨幅217.2%,熊市时,上证综指平均跌幅为56.4%,呈典型的暴涨暴跌。

作为对比,美国股市熊市平均持续10个月,跌幅35.4%,牛市平均持续32个月,涨幅106.9%,牛市持续时间是熊市的3.2倍。

除了国内外形势影响之外,是中国资本市场存在制度缺陷所致。

1、中国资本市场定位有问题。

2、股票发行制度存在非常大的问题。

3、公司自渡存在很大问题,如法人治理结构不健全,缺乏规范的分红制度。

4、中国资本市场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证券欺诈现象十分严重。

5、中国资本市场主要是散户市场。瑞银(UBS)数据显示,过去5年,散户投资者占到A股成交量的80%左右,而今年这一比例达到90%。

6、中国资本市场仍然是一个投机市场、炒作市场。中国股市换手率极高,世界第一。据统计,中国股市流通股换手率接近8倍,按全年260个交易日计算,平均持股期限为32.7天。而美国0.97倍,日本1.4倍,韩国1.05倍,香港0.97倍,台湾1.27倍。

中国股市大起大落,很不稳定,是一个典型的投机市场。本轮股市暴跌后采取或将要采取措施稳定股市。强力救市,有人提出,通过取消“跌停板制度”,实行“T+0”交易制度,完善“做空机制”,实行“熔断机制”等办法稳定市场。实际这都是临时性措施和技术性措施,无法根本上解决市场稳定问题。

深化改革和加强制度建设是振兴资本市场的根本途径:

1、进一步推进股票发行市场化,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加大股票供应数量,平衡发行和交易市场。

2、加强信息披露制度建设。对违法者加大惩戒力度。

3、简历公开透明的分红制度。

4、完善上市公司退市制度。

5、提倡长期投资理念。加强公司基本分析。

6、要形成健康的资本市场文化。提高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意识。

7、改进和完善上市公司和资本市场监管制度。

8、继续资本市场法律体系。

9、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提供更多的投资渠道和投资工具。

另外还提倡将目前的一行三会制度改成一行一会制度,把银监会、保监会以及证监会合并成一会,甚至开玩笑称其为“金监会”。减少类似前段时间伞型信托以及配资无人履责的预防以及及时监管的尴尬局面,赢得了满堂喝彩。

此后,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国斌作为北大前辈带来了《关于资本市场的几各看法》的主体演讲。敢讲敢言是北大经院的特色,王总特别提到监管层并不全是参与者,出现如今的问题实属正常。资本市场也不是非白即黑的市场,“蟑螂和蜘蛛都是生态中的一部分”,做多做空实属正常,规则的制定者、监管层对个别现象大惊小怪实属正常。互联网减少了资本市场急功近利欺骗消费者的行为。现在进入资本市场的新鲜血液都是80后,90后,甚至会出现0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之前资本市场的主导者甚至连移民都算不上,新的血液必将带来改变。

最后,广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博士带来了《经济转型与金融泡沫》的演讲。

宏观经济中,次贷危机令外需走弱,中国需通过国内需求的膨胀来弥补外需的不足。中国居民财产性收入极少是消费转型的最大障碍。中国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美国居民占到四分之一。消费难见起色,投资成为国内拉动需求的主要引擎。制造业产能利用率已经很低,制造业投资意愿因而不强。政府垄断土地供应带来给房价带来持续上涨动力。基建投资的收益率倒挂在局部造成债务压力,并引发全局性债务危机的忧虑。城投公司高额得来的投资实际引发的效力远低于成本,在国外投资机构会告诉你这就是庞氏骗局。

两个投资发动机无法持续发力,政策刺激智能脉冲式的推进,形成经济持续波动的“政策市”。从去年开始,在货币政策“定向宽松”基调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融资受到挤压。

社会融资总量增长乏力,实体经济资金的可获得性严重衰弱,导致实体经济“融资难”。固定资产投资面临‘融资难’约束,因而持续减速。实体经济增长明显减速,“克强指数”更滑落至经济危机水平。同时,金融市场“不差钱”。体现在银行间市场拆借大幅走强。金融市场泛滥流动性推高股价,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走势自2014年开始明显背离。

实体经济“融资难”和金融市场“不差钱”的原因:货币政策从银行体系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明显不畅。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堰塞湖”推高了金融资产价格,压低了资产回报率。从而股市形成了“水牛”之势。更是一个“杠杆牛”,股市融资余额对股指的解释力强于其他炒股资金。

股市对资金面相当铭感:6月中旬短期利率的抬升是股市震荡的诱因之一。股价下跌与融资盘平仓形成恶性循环,引发股灾,导致速度快于以往。尽管股市融资盘规模已经大幅下降,但仍然高于国际水平,救市虽然稳住了,炸弹依然存在。A股融资余额也死灰复燃,从上个月9000亿回到了10000亿,伤疤还没好,新伤马上又要来了。

实体经济融资难状况已经得到明显改善,但开发商的投资意愿仍未恢复,地方政府投资意愿也偏低。

经济转型背景下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形成“跷跷板”之势:

-实体经济回报率低下及扭曲资金向实体经济的流动

-实体经济的低迷倒逼货币政策持续放松

-金融市场泛滥流动性推升泡沫,虹吸实体经济资金,加大经济增长面临的下行压力

“跷跷板”效应仍在延续,继续偏向金融市场:

-地产开发商和地方政府投资意愿低迷

-货币政策继续宽松

金融资产价格仍处泡沫化轨道上

-债市基本面稳固,前景良好

-股市最大风险在调整政策

此次元培论坛,不仅解读了当下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也对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提出了全新的观点。中国资本市场想要继续健康发展,纠正市场还需从根源出发从制度出发,未来才有望回归正途。

鸣金网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xiaocui)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