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借力金融云加码征信服务,互联网征信进入战国时代

2015-01-14 14:41:08 · weixin.qq.com

尽管早在2013年上海资信就已经推出了专为P2P服务的网络金融征信系统(NFCS),后来者芝麻信用却未甘落后,去年10月一家小型P2P平台即宣告要和芝麻信用牵手。在目前归属蚂蚁小微金服集团旗下的芝麻信用在1月5日拿到个人征信牌照后,其同门兄弟阿里集团旗下的阿里金融云即正式上线了“微金融专区”,P2P、小贷、典当、担保、众筹等新金融形态提供云计算和数据保存服务。

征信业开放的效应正在显现。

上海一家网络信贷(P2P)公司李立(化名)目前就面临抉择: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旗下的上海资信有限公司和马云旗下的芝麻信用,同时找上了他,目标均是需要他们企业提供数据,回馈则是为其提供征信服务。央行方面的背景自不必说,马云方面的优势则是数据云服务。

随着1月5日央行宣布首批八张个人征信牌照,类似的情形或将被不少企业碰到。

互联网征信的战国时代

尽管早在2013年上海资信就已经推出了专为P2P服务的网络金融征信系统(NFCS),后来者芝麻信用却未甘落后,去年10月一家小型P2P平台即宣告要和芝麻信用牵手。在目前归属蚂蚁小微金服集团旗下的芝麻信用在1月5日拿到个人征信牌照后,其同门兄弟阿里集团旗下的阿里金融云即正式上线了“微金融专区”,P2P、小贷、典当、担保、众筹等新金融形态提供云计算和数据保存服务。

尽管阿里方面再三声明,阿里云仅是提供数据服务,但对于芝麻信用而言却无疑是重大利好,技术上完善后,只要获P2P类企业授权,芝麻信用可以便捷拿到数据,并进行各项征信数据应用。

分析人士指出,阿里目前是两头通吃的架势。从国际行业发展来看,征信业的专业分工比较明显,征信机构通常专注于数据搜集和前期处理,而将数据挖掘和数据分析等工作交给专业化的数据公司,如费埃哲(Fair Isaac Corporation,简称FICO),马云现在是数据也做,征信也做。

当然,就目前而言,上海征信和芝麻信用都还在积累数据阶段。而与阿里同期获得个人征信牌照的,还有中国平安、腾讯、拉卡拉等。

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信息是,一国际征信巨头也打算通过云服务的方式,介入互联网征信市场,当然他们强调主要是提供数据和软件应用服务。

此外,行业内一些大公司不仅有单干的心,也已经付诸行动。宜信旗下北京宜信致诚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已经获得企业征信牌照。此前,宜信高级副总裁刘大伟曾向澎湃新闻透露其也申请了个人征信资格,但宜信并不在1月5日获批的个人征信机构名单中。

阿里云+芝麻信用的超级组合

阿里云是阿里集团旗下提供云计算服务的平台,其中“金融云”专门针对金融机构,日前刚刚上线了“微金融专区”子板块。据阿里云金融事业部总监徐敏介绍,“微金融专区”主要为P2P、小贷、典当、担保、众筹等新金融形态提供云计算和数据保存服务。从技术上来看,阿里金融云的微金融专区将从产品层面进行定制化开发,自动保存微金融企业的数据。

阿里的定位无疑很精准,小型企业大多难以在设备及数据库上大规模投入,云服务无疑是较佳的选择之一。

对此,拍拍贷CEO张俊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其实服务器和数据库系统本身都不贵,较贵的成本体现在系统维护和数据的二次开发上,“在这方面,我们一直不停地在投入,在成本上可以占到40%-50%。”

徐敏则强调,阿里云不会主动去看保存在阿里微金融云上的数据;但如果得到微金融企业授权,或者企业平台出现违规、跑路等问题,由公安机关授函取证调阅时,微金融专区将配合提供数据调阅。

尽管如此,张俊对第三方数据托管表现出极大的不放心,“我们还是不希望把自己的数据上传到第三方的云端上。我们希望自己来做征信。如果说我们的所有数据上云,这些数据涉及到客户隐私,一旦数据泄露了,我们怎么和客户交代?”

按照阿里方面的设想,微金融专区的功能实现之后,在技术上,无论是央行征信中心,还是芝麻信用或其他征信机构,都可以将数据接口接到阿里金融云上。一来,阿里金融云是一个大池子,里面所有的数据都存在于同一个结构规范,很容易做批量分析;另外,虽然数据本身不属于阿里云,但这么多机构集合在这个平台上,事实上便于央行或芝麻信用和企业进行沟通合作。

但关键仍在于,P2P企业是否最终愿意分享数据。否则,阿里云这个大池子里的数据依然是互不透明、各自为政的小池子。

阿里方面对此似乎信心满满。徐敏透露,上线仅两天,已经有40、50家P2P机构来洽谈合作,而这两天这个数字还在增加。

关键是数据应用

P2P行业需要底层的征信系统支持,这在业内已经达成共识。

“从P2P从业机构的角度来说,当然呼吁尽快地纳入征信体系,一方面我们可以直接获取被征信人的信息;另外一方面,当这些人发生违约,我们可以上报给征信中心,来增加借款人的违约成本。”上海信而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征宇说。

但现实是P2P企业直接接入央行征信中心显然不现实,这也就有了上海资信,北京安融惠众征信有限公司网络金融征信系统和一些其他的系统。

央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张健华在日前发表的《我国互联网征信发展与监管研究》披露的数据是,截至2014年7月25日,网络金融征信系统(NFCS)共接入203家P2P平台,日均查询量达约2000次。与之相比,北京安融惠众征信有限公司的数据量似乎更高,其创建的“小额信贷行业信用信息共享服务平台”(MSP)于2013年3月正式上线,为P2P、小贷公司、担保公司提供行业信息共享服务。截至2014年9月15日,MSP征信平台会员机构已经达到405家,会员间信用信息共享查询量已达日均9000余件,有信用交易信息记录的自然人信息主体数量突破100万人。

在多家受访P2P相关负责人的眼中,上海资信的系统优点是公信力好,缺点用委婉的说法,则是不管是数据输入还是输出均比较严谨。

当然,最令P2P公司不开心的还是接入该系统并不能拿到央行的征信数据,它们还得自己想办法查。

对此,上海资信方面表示,这个问题目前很敏感,不方便说。“我们一直知道客户的需求,做这个(互联网金融征信系统)就是为了和央行对接的,包括所有的接口规范都是按照央行的标准来制定的”,相关业务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只能说我们还在努力中。”

而在国际资深征信人士眼中,中国目前整体的征信数据的应用还处于初级阶段,“数据库足够大了,怎么用才是关键。”

对此, 芝麻信用打出的牌也是,将构建更宽泛的应用场景,然后根据不同的机构根据他们的需要,来利用这些征信数据。 比如,为租车服务公司提供征信记录,信用评分高的人可以免去押金;餐馆可以看到订餐人的订餐历史记录:这个人过去是不是经常放餐馆鸽子等。

文章来源:weixin.qq.com,如有侵权请联系:mjxxc@mingin.cn。 (责任编辑:朱颜)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