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孙宇晨:不想错过下一代互联网

李星 · 2021-03-01 10:43:00

孙宇晨:从区块链的布道者到开拓者。

每一个少年都曾经是孙悟空,要强、慕名、有点狂,誓要在这世上争一番事业;又天真烂漫,没有心机、不虚伪、不做作,但最终总免不了遭受社会的捶打,被撞的头破血流。

90后一代从2021年开始他们开始正式算“奔三”的人了,30岁是一个很微妙的“槛儿”,很多年轻人意识到临界这一点会突然玩性全无;单身久了被父母催着去相亲,有的为了筹钱买房结婚、哪怕让Ta们忍受996;还有的为了赚钱养家早早脱离了年轻人的脾性。

昨天看了何瑫老师写的《风口上的孙宇晨》这篇特稿,读到5000字的时候笑出了3次猪叫,读到后面5000字的时候陷入了2次沉思,我在转发文章时候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其实,在应试教育与网络文化的双重训练下,我觉得,咱们8090后群体无论是思想还是人生模式上都有强烈的“趋同化”特征,很难看到一个真正有个性的人,即使存在这样超群的“异类”的话,恐怕也要被咱们给喷死了。很多批评孙宇晨善于营销自己的人,可能并没有注意到,孙宇晨曾是一名北大学文史的理想主义者,而他与其他陷入知识精英情结的学院派不同的是,他对自己的“批判式思维”也进行了“批判”,并以一种打碎自己的勇气,融入了无比现实的“名利场”之中,去挑战一个个“小目标”。」

在2020年,孙宇晨正好30岁,这个世界上没有多一个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小镇做题家”,而是一个剑走偏锋、有独特商业方法论、对区块链有着一股执念的商业“鬼才”。

 

(一)区块链行业里的先行者

 

孙宇晨初露其商业“鬼才”潜质是在宾夕法利尼亚大学留学期间,那一年他正值20岁,正在适应常青藤校园新生生活。中本聪发表那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现金支付系统》的研究报告刚过2年,比特币还只是密码学、技术极客圈子内小范围的讨论对象;在2010年时,一名叫做汉耶兹的程序员以1万个比特币买了两个披萨的新闻引起了孙宇晨的注意,他意识到这种新的在线支付方式以及崭新技术构架可能产生巨大变革,并将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

孙宇晨以自己的学费重仓了当时还是处在低谷的比特币,而在2010年,国内能够热衷谈论乔布斯与移动互联网已经属于前卫人士,雷军还提着钱满大街找项目做投资,张小龙还籍籍无名在做邮箱产品基础上开发微信;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比特币”,以至于在2011年有人问大学生手头上有6000元如何投资时,后来做出巴比特创始人刘志鹏(长铗)2011年建议年轻人买比特币,然后保存好钱包,过几年之后再看,而这个帖子在区块链火了之后才被翻出。

真正像孙宇晨相信并持有大量比特币的人凤毛麟角,难道是他开了“天眼”?

 

为何孙宇晨对新事物如此笃定并且眼光独到?在何瑫老师稿子里能够找到孙宇晨的一些性格和思维方式描述,有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细节:「为使文章受到更多关注,孙宇晨形容自己当时“疯狂加人”,在人人网上发出上千个好友申请,其中很多人与他价值观相反,“照着学生干部名单挨个加”。“很多骂声是我自己找来的,认同你的人看了无非爽一下而已,重要的是转化反对者。”」

孙宇晨与其他同辈的人最大的区别是,他习惯与质疑者为伍的,他并不认为将质疑者驳倒或者拉黑才叫胜利。他把反对者视为新事物实现更好传播效果的必要媒介。一个商业机会如果被人人都称赞,说明其中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根本轮不到没有关系和背景的自己;而当一个商业机会不被很多人所熟知,还被很大一部分看不上、看不起,反而会拥有较大的发展潜力;这样一种跳出常人对于“风险”的特殊认知,迫使他擅长使用“反向操作”和逆向思维模式去撬动“机会杠杆”来获取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让其在股市或二级市场上,反倒是轻装上阵。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从1元到100万的难度要远远超过从100万到1000万,问题是如何搞到这100万?科技圈内说话最接地气的大佬周鸿祎曾讲过:“工资永远只解决糊口问题,工资根本解决不了买房子买车,工资根本解决不了财富自由问题,要解决财富自由问题,只有一个办法,不是996,而是参与创业,拿到股票。挣大钱办法只有两种,大部分写在刑法里,还有一个就是参与创业,通过资本的方式,这是唯一的方法。”

孙宇晨从宾大毕业之后放弃了华尔街的高薪工作,加入到当时区块链项目Ripple团队,以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进行“区块链”(BlackChain)创业,在当时区块链氛围还不过成熟时,孙宇晨以强烈的个人IP能力拿到熊晓鸽IDG天使投资,创办“陪我”App为此后波场TRON 做好了社区氛围和流动性的铺垫。

在2019年,孙宇晨凭借成功竞拍巴菲特午餐而出圈,至今依然是坊间津津乐道的经典商业案例。孙宇晨不可能不知道,一顿高昂的晚餐无法转化一个90多岁以股权投资而闻名于世的股神,孙宇晨看重的是,巴菲特所代表的全球股市上的投资人,让他们知道区块链是一个不同于股票投资逻辑、并且具备高成长性与实体经济紧密相连的运转体系,这种直接向王者级“反对者”力争转化以及引发争议的过程,才是进行区块链行业所需要的最快捷、效果最深入的“布道”。孙宇晨通过456万美元投入助推波场市值快速上涨,其操盘能力又可以成为一副活生生的励志案例,这是组织再多的演讲、路演和行业峰会所无法达到的。

在区块链圈内有一群以“老韭菜”自居的投资者们,他们本身没有办法分清楚真的信仰者,还是一毛不拔的口头情怀者,有时候是不是真的敢砸钱,反而成为一种更为直接有效的识别方式。对币乎网友“@士多啤梨”有过一段中肯的评价,颇能代表区块链圈一部分人对于孙宇晨的认可。

 

其实我们不妨问为什么巴菲特会接受孙宇晨的晚宴?巴菲特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校友,在美国是比较看重校友身份的,校友背书加上高昂的中标价本身就是稳妥的筛选。记得曾经有篇网文叫《我用了18年,才可以和你一起喝咖啡》,如果能和巴菲特吃一顿饭,需要用多少年?

 

(二)“熊市”更能发现谁依然在坚守

 

在区块链行业不是内心强大、资本雄厚才可以,还需要有穿越漫长熊市的忍耐力。巴菲特那句名言“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本是作为股市投资者的警示,亦可以完全验证在区块链市场上。

实际上,在区块链圈内跑路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仅在2020年1月至7月份区块链行业内就跑路了126个项目;而在2020年下半年青蛙钱包、动物世界、EMD、Bantiample、TokenStore钱包等崩盘跑路;一大批交易所IDEX 、龙网、金盾、尚币、币客、 Fcoin、 CoinMex等跑路,这也不能怪圈外人对区块链一直抱有质疑。

有些还是来自美国的顶尖项目,一度在国内发起超级节点、形成巨大影响力分布式公链EOS,一度成为与BTC、ETH等并列的稳定币。就在2021年1月14日,EOS创始人BM(Dan Larimer)宣布辞职;而BM一度被认为是在区块链圈内地位仅次于中本聪和V神维塔利克·布特林的天才程序员,这对于区块链行业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悲观者的观察可能正确,但乐观的人才能真正成功。

在36kr最近发表的一篇的《失控与收敛:孙宇晨「消失」的一年|专访》文章透露,孙宇晨在2020年可以用“转变”这个关键词来概括,从关注外界的“变”转向行业的“不变”上,自己以及团队都Focus(聚焦)在孙宇晨最早提出的“价值网络”这件事上,在孙宇晨看来,网络的本身就是价值,波场目标是要形成网络效益的正循环,从而在下一个十年打造出下一代全球互联网及金融基础设施。

在最近几年不景气的行业环境下,在2018年时TRON 持有用户才突破百万,在2019年上半年持币账户数便达到215万人,2020年孙宇晨带领的波场TRON 总账户数更突破了2000万;这一增速反映出,TRON 逐渐成为国内头部的区块链交易项目,不断吸收整个行业参与者进场,其交易数量与规模依然处在增长之中,已经成为全球目前数量最大的DApp;据星球日报odaily报道,“在过去4年,波场每年会持续投入1亿左右的研发成本,波场全球团队马上快1000人。”在2020年没有怎么上热搜的孙宇晨几乎把重点都放在TRON的流量生态运营之中。

人们发现越来越多项目被清除出市场,而一直坚持高调做传播、以创始人身份进行背书的波场,却意外成为了抗住了区块链项目继续生存所剩不多、可以选跟的优质对象。

流量对区块链项目的生存以及生态发展同等重要,区块链社区与互联网流量社区的区别在于,区块链本身的用户参与激励机制实际上就相当于用户即股东,用户多、活跃度高就代表其创造价值和共识的基础越牢固。而互联网平台的很多工具产品是免费、同时用户也是免费的,则是以广告、游戏、电商等模式盈利;区块链则是一个可控的交易型市场,能够为实体项目创造现金流。

只有不断被淘汰出局的区块链项目,而区块链系统本身却愈发强大,区块链的技术优势是区块本身能够保护用户隐私、能够生产的数据要素更加可视化、并且能够做到不可篡改;区块链的交易逻辑是让参与产品运转的用户本身能够得到收益,给予企业把自身用户行为数字化、资产证券化的能力,本质上是一种与股权制有着同等意义的生产关系变革。

如今,区块链已与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并列为“数智时代ABCD”,“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速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已经成为产业政策定调和发展方向。

在2020年,数字人民币(DCEP)开始落地,流通载体为数字人民币钱包,并且在2021年还将在大城市落地试点。有人认为这某种程度上是为加密数字货币退烧,甚至有可能改变此前区块链以比特币、以太坊等作为稳定币种进行兑换的交易逻辑,未来有可能出现直接以主权货币作为基底进行兑换的新型交易环境,怎样才能探索出一条能够在中国金融市场生存下去的独特道路?则是摆在区块链从业者面前的问题。

 

(三)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

 

当前信息互联网已经凸显出平台垄断化、流量格局高度内卷化、中小企业成为流量平台打工者、创新者容易被巨头收购并逐渐平庸化等弊端,而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架构、区块账本分布式、分布式商业、数据打通人、物、机器、货币流等技术优势,因此这一历史机会本身类似于上个世纪90年代信息互联网大潮那样。

人们过多把区块链与区块链金融等同在一起,实际上把区块链的价值看小了,站在社会经济发展的格局上看,从生产力上看,区块链可以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信息技术深度融合,推动众多的集成创新和融合应用;从产业升级上看,区块链技术应用能够与实体经济深度结合,解决中小企业贷款融资难、银行风控难、部门监管难的问题,推动更加高效、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为供给侧改革提供新动能;如何让更多行业人员参与到区块链之中来,需要有一个区块链平台,将区块链技术落地到更多行业、更多领域,形成区块链+教育、就业、养老、医疗、商品防伪、食品安全质量检测、社会救助等各个层面,并为数字经济贡献全新价值,为用户的数字生活体验创造更好体验。

 

而真正的区块链平台在哪里呢?孙宇晨对区块链技术的信心不仅仅是区块链能够让其赚钱,而是区块链作为下一代互联网,是整个中国和他这一代年轻人千载难逢的机会,如何把波场打造为更多开发者、更多行业参与,并形成区块链+的商业模式的普惠工具是孙宇晨在2020年一直思考的问题,他相信区块链是中国企业打破发展瓶颈的更高效、安全的信任机制。

正如每一代信息技术变革本身都是操作系统能够获得最大利益,PC时代的微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安卓与苹果,而波场的业务模式大类是要做区块链世界中的谷歌;它的终极目标是“打造下一代全球互联网及金融基础设施”。

在这样宏大使命的指引之下,2020年波场协议在底层适用面上不断扩大,从支持其他的区块链项目比如区块链钱包、浏览器等产品以及区块链开发者均可以入驻其中,打造一个更加开放的应用生态,还在努力降低未来万物上链的门槛,并将“万物上链”所需要的技术、产品、应用、使用过程进行充分的标准化,企业只需要接入一个SDK就能够轻松上链,获取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红利。

波场生态规模也在飞速发展之中,2000万用户还只是其流量运营的初期,如何结合波场既有的社区运营优势以及各个节点分布式运营,发挥生态自身规模效果,吸引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应用、企业在生态内进行协作,构建起合作共赢的生态模式,发挥类似移动互联网一样的流量生态网络效益,才是孙宇晨所期望看到的。

正如孙宇晨最近在《中国信息界》发表署名文章《区块链助力下一代金融基础设施》,他认为,“目前我国实体经济环境中,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依然存在,其根本原因在于传统金融体系的信用成本较高,社会信用环境不成熟,这不仅仅影响经济流通的效率,也不利于全社会的‘双创’发展。区块链技术恰恰很好地提供了一个‘低信用成本’的平台,这对于降低我国经济社会整体信用成本、促进信用经济发展无疑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结语】

 

人一生的重大机会并不多,只要奋力去抓住其中一次,就不再是一个普通人;而能够参与历史机遇并投身其中奋斗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不愿意去抓的人,认为这是一种机会主义,并把获取改造世界机会的人称之为“异类”,以求心理满足。孙宇晨并非是那种急于需要证明自己的草根,在移动互联网向数智经济转型时代,他对于区块链在金融以及互联网革新层面的先知先觉,使其成为区块链的布道者;而其行动力使其扛下了行业在发展初期的很多争议,让其项目波场获得前所未有的关注,在渡过了行业发展野蛮生长阶段和规范化的监管之下,人们逐渐发现孙宇晨所带领的波场有股“剩者为王”的气势。

世人都认为孙宇晨是营销天才或者商业鬼才,却没有去认真研究他独特的思维方式、熟练利用互联网流量与资本的能力,以及对区块链未来发展的信心、以区块链思维构建新商业生态的努力。我们要反思的是,在一次伟大的技术变革面前,为什么冲出来的是孙宇晨?

 

▼作者简介

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知名科技自媒体&媒体专栏作家

 

本文由鸣金专栏作家撰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

李星

靠谱的阿星,哲学硕士,媒体专栏作家,靠谱汇创始人,CMO训练营导师,私人微信号:1598145405

275 170738
文章数 阅读量
其它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