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上市三年,米哈游终迎IPO“崩坏”

刘旷 · 2020-10-10 10:31:41

在连环的打击里,二次元游戏厂商米哈游如果要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荣光,那么就需要拿出更多的实力。

二次元游戏厂商米哈游近来面对的事情不少,先是其首款推出的女性向游戏《未定事件薄》被指碰瓷式营销。而现在米哈游推出的另一款新游戏《原神》被指“国产塞尔达”的抄袭事件,更是将米哈游推至舆论的风尖浪口。

在深陷舆论的同时,米哈游苦等了三年的IPO也宣告终止,无缘“二次元文化第一股”。

“崩坏”系列难撑IPO

米哈游靠着二次元游戏IP“崩坏”系列在游戏行业里大杀特杀,斩获颇丰。不过凭借着“崩坏”系列一炮而红的米哈游,IPO之路却也因为“崩坏”系列而折戟。

近日,中国监证会网站披露的2020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终止审查的企业名单中,上海米哈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根据官方信息,米哈游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材料,停止其在A股的IPO申请。

至此,在2017年3月份首次提交IPO申请的米哈游,苦等了三年时间之后上市失败。

从米哈游之前提交的招股书里可以看见,2012年成立的米哈游作为二次元游戏厂商,依靠着二次元的标签十分吃香。在2014年-2017年上半年,米哈游分别实现营收为1.03亿元、1.75亿元.4.42元、5.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1.27亿元、2.73亿元、4.47亿元。

然而米哈游一片光明的业绩之下,却也暗藏着隐患。

在米哈游的招股书中,有一条风险提示:公司存在对单一IP依赖的风险。而这条风险,恰恰是米哈游的致命伤。

公开信息显示,米哈游的“崩坏”系列包括了“崩坏学园”、“崩坏学园2”、“崩坏3”,“崩坏”系列作为米哈游精心打造的二次元游戏IP早已经成为其营收的重要支柱。

米哈游的“崩坏学园2”在2014年-2015年间,分别实现收入9488.39万元、1.7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分别为99.53%、99.27%。

直到2016年“崩坏3”出现分担了“崩坏学园2”身上的重担,“崩坏3”的营收从2016年的1.5亿元迅猛增长至2017年的10亿元。在2017年,“崩坏3”实现的收入占据总营收比例的84%。

从数据透露出的信息可以看出,“崩坏”系列对米哈游重要性。而一旦“崩坏”系列没有准确把握二次元用户的偏好变化,做出受用户喜爱的内容,出现吸引力变弱的情况,将会导致用户流失和严重影响营业收入。

目前“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米哈游,想要通过推出其他游戏来改善自身的营收结构,但米哈游的二次元故事似乎越来越不好讲了。

米哈游变成“米忽悠”

从“米哈游”到“米忽悠”,二次元游戏厂商米哈游在众多游戏玩家看来已经变了味。而米哈游之所以被众嘲是“米忽悠”,有两个逃不开的重要原因。

一是,米哈游“崩坏3”氪金越来越重,用户游戏体验感欠佳。

从米哈游的招股书披露的数据里得知,仅仅在上线一年之后“崩坏3”的收入就达到10亿元,其吸金能力可见一斑。然而,“崩坏3”的月新增账户数量却从2016年10月的600万个降至2017年6月的200万个。

还有在TapTap上,“崩坏3(体验服)”与“崩坏3”之间的评分从9.9分陡然将至6.9分,其间的用户游戏体验相差甚远。

二是米哈游的抄袭擦边球问题,引发大众不满。

无论是米哈游的首款律政题材的乙女恋爱推理游戏《未定事件簿》,还是米哈游投入了大量研发成本横跨PC端和移动端的开放世界自研IP《原神》,均都出现了还没有公测就先迎来众多用户的抄袭质疑。

《原神》更是被指“国产塞尔达”,引起众多塞尔达玩家的不满。在知乎上,关于《原神》的讨论话题里,负面评价高达九成。众多网友认为,《原神》不过是一个“缝合怪”。

对此,在米哈游官方的回应里,认为米哈游的行为仅是学习,“任务系统向B社学习,随机事件向GTA学习,世界探索体验向Botw学习....”

米哈游含糊不清的回应,使原本看好米哈游的玩家也产生失望的情绪。在TapTap有位玩家对其评论,“我当你是国产游戏的希望,而你却把我当行走的韭菜……”

尽管目前关于“抄袭”问题并没有产生游戏厂商官方之间的纠纷,但是米哈游都难以逃脱抄袭的影子。在米哈游慢慢变成米忽悠的时候,面对用户的不满与失望,仅凭“崩坏”系列,恐怕难以抵抗游戏行业加剧的马太效应。

游戏红海里的冰火交织

尽管游戏行业的吸金能力一直令人叹为观止,但并不是进入了游戏行业就一定能赚的盆满钵满。

易观分析发布的《中国移动游戏年度市场综合分析2020H1》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得益于版号的恢复和宅经济的利好,移动游戏市场迎来自2017年以来的新高增速,市场规模达到1206.32亿元,同比增长率达到40.85%。

然而热闹的游戏行业中,有人欢喜有人愁。

易观分析的数据表明,在强者恒强的游戏行业里,马太效应加剧。在2020年上半年,腾讯游戏、网易游戏、三七互娱的市场占比分别达到54.46%、15.29%、10.51%,以绝对的优势占据了游戏市场的前三名。

可以看见游戏行业里,在游戏大厂的绝对实力之下,中小玩家能够虎口夺食的机会并不多,已有更多的玩家已经倒在了2019年。企查查数据显示,在2019年倒闭的游戏公司达到18710家。

另外,在疫情的影响中,游戏行业的两极分化会更加明显。

首先是,苹果AppStore中国区的版号政策变化:在7月1号开始,没有版号的游戏无法上架。七麦数据显示,在新规实行首日,苹果清理AppStore中国区将近2.7万款的游戏,8月份下架的游戏已经超过3.9万款。在强制性的版号要求之下,诸多拿不到版号的中小玩家处境变得更加艰难。

还有,在大环境动荡之下,游戏成功出海的机会更加稀缺。海外政策风云变化,游戏企业出海淘金潜在的风险增加,印度封杀了59款中国互联网公司开发的产品,就是一次警示。

简而言之,在游戏行业马太效应越发明显的现在,位处中小玩家之列的米哈游IPO折戟,对米哈游来说无疑是一项打击。同时,米哈游想要在“崩坏”系列之外,再增猛将的道路同样不顺畅。在连环的打击里,二次元游戏厂商米哈游如果要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荣光,那么就需要拿出更多的实力。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由鸣金专栏作家撰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

本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