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2020:置之死地而后生

刘旷 · 2020-04-09 11:46:22

长期来看,云业务前景广泛,未来对于华为的整个物联网和Al智能推进有极大好处,其前景乐观。

近日,华为发布了2019年年报。财报显示,2019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858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9.1%,实现净利润62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5.73%,增速明显放缓。

总的来看,华为的总体营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华为净利润增速下滑明显。这份财报可以说喜忧参半,喜的是营收保持了稳定增长,忧的是其净利润增速下滑明显。

当然,这其中原因错综复杂。这既跟过去一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打压有关,也跟华为当前自身业务经受的严峻挑战有关。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全球蔓延,这让华为在错综复杂的内外环境中平添了更多的挑战。

2019,华为负重渡劫

过去一年,美国对华为等科技公司进行打压。针对西方打压,华为内部有条不紊的推动相关替代方案,从这一点来看华为做了充足的准备,但这并不意味着华为没有受到影响。

美国的打压在各个方面均有体现,波及的领域相当宽泛,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是禁止华为产品在美国售卖,切断华为在美销售的可能性。由于华为在美国一直被强力排除在主流厂商之外,所以在美国的业务多是一些边缘业务,影响力有限。

第二,切断华为供应链。美国为了打压华为,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按照名单要求,美国国内的华为重要供货商均应响应美国政府号召,停止对华为供货。

这一举措,让很多的美国科技企业例如镁光科技、英特尔、高通、AMD、博通等多家公司被迫对华为“断供”,迫使华为停掉相关商品的生产。这些科技企业涉及领域包含电脑硬盘存储、电脑处理器、移动处理器、电脑CPU与GPU等诸多方面,这些企业停供直接影响华为的手机、平板以及电脑业务的后续生产。

第三,技术封锁。美国利用美国科技公司在计算机和手机的核心领域垄断的优势,禁止美国科技公司向华为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封锁相关的配套服务,使得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比如,要求谷歌停止其旗下的GMS服务,这对华为而言无疑是釜底抽薪。因为海外用户高度依赖GMS提供的整个互联网服务,这个互联网服务涉及电商支付、地图导航、Gmail邮箱、搜索、内容资讯等诸多领域,这导致海外用户由于不能够享受相关的服务,而不得不选择弃用华为而选择其他品牌的手机,从而使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海外市场受到极大影响。

第四,拉拢盟国打压。美国各方面打压没有达成预期,便开始游说盟友对华为进行打压,主要是针对华为的5G通信进行的围堵。

由于华为在5G方面的领先,这一举措并没有得到其大部分盟友的认同;另外,华为的5G占总收入的比重不高,因而总体影响不大。

总的来说,在美国“组合措施”施压之下,2019年华为始终在负重前行。华为在美国实体名单的限制和各种威胁恐吓之下,经历极限生存考验,通过不断修补漏洞的方式来渡过危机,但美国打压的带来的影响仍然不可避免,这在其财报中有所体现。

消费者业务成新火车头

根据最新财报的数据来看,华为2019年度实现营收为858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9.1%,较2018年度同比增长19.48%,有略微下降,但总体上保持了平稳增长。

再来看净利润方面,华为2019年度净利润总额为627亿人民币,较2018年实现了同比增长5.73%,较2017年同比增长28%,2018年同比增长24.84%,增速下滑较为明显。

拆开来看,去年来自运营商板块的收入为2966.8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8%,增长较缓;企业服务BG的收入为897.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8.6%,增速一般;消费者业务板块实现同比增长34%,占总营收的54%,营收达到了4673.04亿人民币,增长亮眼。

消费者业务收入占据了半壁江山,这在华为的营收占比中尚属首次,这也是继2018年消费者业务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之后,再次位居营收榜前列。在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增长乏力之际,消费者业务充分充当了“火车头”的作用,成为拉动营收增长的最大引擎。

与此同时,另一个数据也值得关注。根据海外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华为2019年在中国的营收实现了同比增长36%,实现了较为强劲的增长;而在海外则增长放缓,甚至部分地区出现了下跌趋势,华为的海外消费者业务受到了明显影响。

 

比如在欧洲中东非洲市场,华为同比增长仅为0.7%,亚太地区业务营收同比下滑13.6%,在美洲营收仅增长9.6%。

 

在华为财报中,对于海外市场尤其是亚太市场的下滑,有明确的解释:“由于GMS服务的缺失,华为的亚太业务受到影响,出现了同比下滑。”据华为余承东测算,由于美国打压去年海外损失超过100亿美元。

 

华为在国内营收大涨也在预料之内。海外受阻,华为内部提前发起了号称“渡江战役”的战斗,拉开了国内手机市场正面争夺的序幕,华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一路飙升,不仅稳占第一,而且一家占据近四成的市场份额,拉大了与OPPO、vivo、小米、苹果的差距。

国内扩张,海外收缩,这是华为面对美国打压之后的自然选择。无法搭载谷歌服务的华为不得不选择部分收缩海外战线,加大了本土销售力度,这才有了国内业务迅猛增长的良好态势。

但这从另一方面来看,未尝不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对于华为全球化程度较深,战略收缩显然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美国打压影响的可不仅仅是营收,也影响到了利润。

针对华为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下滑,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财报中解释的很清楚:“由于受到美国的实体名单打压影响,修好我们的油箱和换引擎,需要加大一些研发投入,所以利润缩减在我们的预期之内。”

华为为应对打压,继续加大了研发投入力度,根据财报测算,去年华为研发投入营收占比升到了15.3%。

被制裁之后,华为通过自研包括操作系统、芯片、互联网服务在内的一系列变革,奋力求生,但压力仍然显著,华为在海外的相关业务在短期内仍然很难恢复,2019年华为依靠国内市场艰难前行。但接下来2020年,新冠疫情变成了行业黑天鹅,给华为的终端市场战略又带来了新的变数。

黑天鹅下:5G终端不乐观

新冠疫情的爆发和蔓延,让华为的手机终端业务受到冲击,5G业务推进迟滞,这让华为的5G终端业务蒙受阴霾。

首先,由于国内疫情蔓延,导致原定于2月24日召开的MWC展会因疫情取消。但同日在线上举办的5G全场景发布会,还是在短短1小时里推出了多款5G产品。其中包括新款5G折叠屏手机、新款笔记本电脑等等,还包括“华为MH5000”这一全球首款单芯多模5G工业模组。

5G作为一个大的产业变革,其影响深度和广度会大大超出此前3G和4G的影响力,极大加速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的进展,使网络遍及智能家具、智能汽车、工业互联网等领域。但在当下,5G变革的主角仍然是智能手机。

华为消费者业务负责人余承东表示,华为去年出货量高达2.4亿部,同比增长了16.8%,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品牌。在5G方面,华为已经出货超过1000万部5G智能手机,5G市场份额高达39%。

关于海外疫情蔓延对华为手机的影响,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目前为止在中国的生产活动已经全部恢复,短期内没有问题。疫情在海外蔓延,供应链每天通报供应商的动态,华为将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如果疫情无法得到控制,长期是否能保障供应无法预测。”

同时,疫情蔓延之后,一季度由于供应链产能和因疫情“停摆”导致的收入缩减,相关机构预计,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将按照去年跌去三成的出货量。因此,在供应发生极大不确定的同时,销售也面临极大挑战。

疫情蔓延之下,华为海外签约的5G订单,由于疫情导致的停工停产,恐怕不得不推迟或者延后。2019年被称作“5G商用元年”,但大规模商用从今年才会真正开始,去年5G概念很热,但属于5G的产值并不高。

预计2020年,5G将迎来首波大规模的商用,但由于各国疫情蔓延,导致原本需要急速布置的5G基站进程预计将会推迟。不过,随着我国疫情的缓和,国家正加速推进包括5G、新能源等多领域在内的“新基建”投资,预计国内5G商用的速度会大大加快。

国内形势尚好,但国外形势依旧严峻,这多少会对华为5G部署产生一些不利影响。不过,由于5G运营商业务占华为总营收的比例很小,所以影响程度有限,真正影响营收的还是华为的5G手机销量,因为这是今年华为能否确保总体营收稳定的关键。但目前这种抗疫形势之下,这一情况已经变得极不乐观。

作为华为手机增长最强劲的国内市场出现了销量下滑,加上面海外市场萎靡不振,这预示着华为的智能终端业务以及消费者业务营收将受到比较大的影响,生存成了2020年华为最迫切的需要。

2020,华为图存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华为年报中直言:“2019年是艰难的一年,2020年的目标是活下去,争取我们明年还可以站在这里发年报。”活下去,成了华为在新的一年的最高任务和使命。

在很多人眼中,华为这样一家年营收超千亿美金的公司,生存根本不是问题,这是在常规状态下去做判断。显然,这并不符合华为公司面临的现实。

据最新媒体消息透露,美国在新冠笼罩之下,对打压华为的态度并无丝毫改变,甚至还在愈演愈烈。据报道,3月,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同意采取新措施,限制向华为提供全球芯片供应。

“这项规则的变更旨在遏制半导体制造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行为。台积电是华为海思芯片的主要生产商,也是全球最大的合同制造商。”一位消息人士称。台积电和美光在华为业务中占有较高份额,对华为的限制也将深入影响到这些半导体公司。

作为一家专门从事芯片制作生产的中国台湾高科技企业,台积电(TSMC)与华为海思半导体、博通、苹果等世界主要的芯片设计和智能手机巨头均有合作,而且其销售额的20%销往中国市场,继苹果之后,华为是台积电的最大客户。

而根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有可能要求台积电停止对华为的芯片代工服务,这可以看作是美国进一步加大打击的信号。连台积电这样的非美国企业,也被要求必须经过美国同意才能生产华为芯片,可见美国已经将禁令范围继续加大了。

但这仅是开始,根据光大证券此前的说法,科磊半导体、泛林半导体、应用材料等公司也会受到影响。相关消息显示,美国正在动用一切国家力量切断华为的芯片供应、生产、制造,甚至试图掐断华为的所有外部生存空间,很显然华为面临的外部风险还在指数级上升。

与此相关的消费者业务的手机等也将受到明显影响,考虑到其在总营收占据有较高的比重,未来华为的营收将会承压。并且为应对美国“围堵”,华为继续加大研发投入也是题中之义,这就对华为的生产经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另外,华为运营商业务已经连续几年保持个位数增长,新的一年增长又受到了海外疫情蔓延的影响,情势仍旧不乐观;企业业务占比较少,对总营收的影响力一般。因此如果没有新业务创造营收,华为下一年度靠什么才能实现8500亿的营收将成为一个问题。

而华为在去年就确定的“1+8+N”的新终端战略,成了当下破局的关键途径。撇开构建物联网的数字战略不谈,该战略在当下最现实的考虑,在于弥补华为因为手机销量下滑导致的营收滑坡,力保消费者业务总体平稳,解决“粮草供给”的问题。

消费者业务再加码:华为新终端战略

作为华为未来五到十年的关键战略,“1+8+N”战略中,“1”指的是主入口手机,“8”指的是平板、TV、音响、眼镜、手表、车机、耳机、PC八大业务,“N”指的是移动办公、智能家居、运动健康、影音娱乐及智能出行各大板块的延伸业务,也即泛IoT硬件构成的华为Hi 生态。

早在新战略提出之前,华为对自己的定位就做了修改。2018之前华为的战略定位是全球领先的ICT解决方案提供商,2018年华为正式将自己定位为全球领先的ICT解决方案与智能终端供应商,这表明随着华为终端业务的崛起,华为终端在集团内部越来越受重视。

华为近一年来的“1+8+N”终端战略也在持续落地,2019年华为的智慧屏等消费者业务的产品相继上市,看得出来华为在进一步加码消费品业务。

根据华为商城目前上架的商品来看,其已经覆盖的产品包括笔记本、平板、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智慧屏、耳机音响以及生态周边产品(即“N”)。

其中笔记本、平板、可穿戴设备包括VR眼镜、智能手表、儿童智能手表、智能手环、健康配件等,此外还有诸多周边产品。华为智能保温杯也在最近上市售卖,看得出来华为在消费者业务领域布局频频。                                        

与华为全系列品牌的手机销量相比,这些产品的销量并不突出,这意味着这些产品总体会对华为的营收做出一些贡献,但总体贡献有限。因此,在终端之外,围绕着智能云服务业务的布局也在持续升级。

云服务再升级:华为新蓝海

过去一年,华为的云服务领域加码动作不断,从组织级别到产品、服务都获得飞速的发展,已经日益成为华为公司的重要推动力量,这让华为将云服务业务摆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之上。

首先,组织框架调整。华为将“智能云与Al”升级为“Cloud﹠AI BG”,成为华为集团旗下第四大BG,成为与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与企业业务并列的第四大业务,预计今年的营收中将会对这一部分进行披露。

华为云的地位凸显,跟华为云原本较为尴尬的地位有关系。长期以来,华为内部的云业务一直分散布置在多个业务板块之内,缺乏明确统一的战略部署和定位。比如与天翼云合作的业务,就交给运营商BG,与企业合作的交给企业BG,其他云业务的情况类似,定位也不时变动。

随着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等公司在国内公有云市场逐步占据重要位置,而华为云处境尴尬,进展缓慢。因此,不提升华为云服务在集团当中的地位,难以追赶主流的云服务厂商,也难以让华为跻身云服务市场先进行列,升级也是顺理成章。

此外,华为云迅猛的增长,让华为云业务的潜力得到了证明。据IDC报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第一季度)跟踪》显示,华为云营收增长超过300%,华为云PaaS市场份额增速接近700%,在Top5厂商增速排名第一。以IaaS+PaaS整体市场份额维度,华为云市场份额为5.2%,排名第五;单以IaaS维度测算,华为也排在第五。

华为云已经成为国内后发云服务领域最强势的“后起之秀”,增长十分迅猛,华为云在IDC厂商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强势玩家,伴随着华为云业务崛起,华为的云办公也出现在了企业办公的赛道之上。

2019年12月26日,华为的内部云办公协同软件We 对外开放,开始角逐国内云办公市场。在阿里钉钉、企业微信之后,华为的云办公软件We 迅速切入共享办公市场,从企业服务切入,推出深入B端的云业务。

 

不过,华为We 面临的挑战并不小,这其中既有来自阿里钉钉、企业微信这样的老对手,还要面对字节跳动旗下飞书这样的新对手,能否胜出的关键,是生态建设在B端中的认可度。

 

以阿里钉钉为例,有上千万的中小企业已经成为钉钉平台的常规用户,而企业微信在用户基础上并不占优,华为能否做到体验更优,需要时间验证,而能否拥有更强的生态,又决定了后期商业化的快慢。这对华为而言,又是一个需要时间来打磨的过程。

 

不过,云业务迅猛增长表明华为云服务升级是大势所趋,相比此前的老业务,华为云业务面对的是一片蓝海,其潜力更大,更可能成为下一个推动华为增长的新引擎。

 

而云市场争夺的火药味,这意味着云市场的盈利或许还需要时间,至少目前市场上仅有阿里云实现了盈利,但阿里云的规模,华为云短期内还跟不上,至少暂时依靠这个恐怕还不能盈利。

所以短期来看,解决生存问题的话,可能还需要靠老业务。凭借华为雄厚的实力和广泛的用户基础,华为受到的影响还是在可控范围之内;长期来看,云业务前景广泛,未来对于华为的整个物联网和Al智能推进有极大好处,其前景乐观。

不过,回归当下,华为的2020年肯定是一场硬仗,甚至可能是一场生死战。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由鸣金专栏作家撰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

本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