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注册上市制的“科创板”,是A股对独角兽公司的表白

李星 · 2018-11-07 10:04:26

任何一个强盛的世界经济中心,都必须要与之匹配吸引全球资金和好公司的资本市场。

在第124届广交会闭幕后,很多外贸企业想办法赶到上海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简称“进博会”),哪怕门票已经一票难求。出于对国际贸易的敏锐,很多企业已经知道了广交会定位于“中国人商品走出去”,而进博会定位于“把国外商品引进来”,全世界的好东西再一波涌进国内市场。

来自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800多家企业参展,除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还包括唯恐落后的美国、日本公司,上海上一次组织这么大规格和规模的峰会还是世博会。

进博会召开处在中美贸易战陷入焦灼状态、股市楼市进入理性状态的关口,甚至开始弥漫着一股类似十年前的消极观望情绪。

11月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消息瞬间刷爆投资圈。

1

今年赴美股、港股上市的互联网公司陡增,以致于人们调侃此前上市小锣都不够敲了换成了大号的。这些公司密集到海外上市既说明一线市场开始迎来了“钱荒”、投资人渴望早点通过上市的方式谋求退出。也是国内A股审核考试比较严格的无奈之举,“连续三年盈利并且总盈利额必须达到3000万”以及“同股同权”挡住了很多公司在国内的上市之路。

笔者在10月17日发表的《港股、美股上市敲钟声不断,A股为何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文中认为“当务之急还是A股能调整思路、放低姿态”,采取国际上通行的“注册上市制”而非“上市核准制”,以“低门槛、高要求、凭本事”的注册原则进行筛选,把发行风险交给主承销商,把合规要求的实现交给中介机构,把信披真实性的实现交给发行人,最终形成一批有品牌和市场信誉的中介机构及会计事务所。

其实,三年前上交所就已经提出并一直在讨论,虽然人大已经对注册制进行了授权,但在推行阶段有消息称可能需要延误多年,其顾虑的原因在于企业上市的门槛准入一旦放低,极容易造成鱼目混珠的情况,此前创业板就是前车之鉴,最终制约了上市股票交易的流动性,并没有收到理想效果。

在新开的“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也是A股快速推行改革的另辟蹊径之举。

2

11月5日下午,在定调公布了之后,财政部、证监会、上海交易所均对“科创板”予以发声,相应注册上市制的推进时间表已经展开。

科创板提出也标志着“战兴板”的结束,此前2015年6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中明确的在上交所建立“战略新兴产业板”(简称“战兴板”)的表述被取代。

“科创板”的全称应该是“科技创新板”,换言之,与战略新兴产业相对宏观不同,“科创板”所接纳的上市公司主要局限TMT产业,根据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显示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领域有规模的公司。

在“科创板”甚至引起了区块链圈人士的关注,目前(无币)区块链公司在熊市开始成为主导,这些公司是否有希望进入“科创板”,那得看区块链行业本身的规模。以进入二级市场的比特大陆为例,主要是靠以芯片制造商的业务上市的,虽然还不明了,但可见科创板的魅力。

新增一个科创板,对于企业以及一级市场投资人来说多了一个融资和退出的选择项,笔者询问从事券商行业的付松婷获悉,创业公司在A股上市最快速度要5年以上,由于在科创板将试点注册制,最快能将创业公司的上市时间缩短至3年,甚至科创板还有可能为在海外市场上的国内互联网公司以CDR形式回国上市创造条件。

那科创板的注册制何时能够落地?接下来,需要证监会、交易所在相应审核、发行及交易系统集成上出台《征求意见稿》,但由于券商、律所、会所、资产评估等专业中介服务机构对于注册制所需要承担的责任还不明晰,需要科创板完善的配套文件作为支撑,因而注册制真正推行需要得到2019年以后了。

3

对于科创板带来的复杂影响,笔者与二级市场朋友王航交流, 他认为:

一是对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而言有一种凉凉的感觉,其流动性会受到进一步的制约;

二是而短期对于券商来说是利好,壳资源会加速贬值;

三是科创板不能彻底解决“同股不同权”的问题,很多互联网独角兽公司还是很难在国内上市;

四是如果“池塘中的鱼增多,池中水也会有增量”,监管会为了保证市场交投活跃度,会相应提升沪港通的每日头寸额度。

科创板本身就是针对互联网公司上市潮而适时提出的对应解决方案,相信前期为了树立示范效应会邀请国内知名互联网平台参与,而不拘泥于盈利指标及股权结构,很快会将对于国内一、二级市场投资予以引导。

如果把上市比作创业公司(考生)的“高考指挥棒”的话,很多投资人(作为创业教练)的行业研究、交易模式及盈利模式设计会随之改变,这将有利于一二级市场之间的联动,也带来中介机构的一轮洗牌,而投资者如何适应我国在IPO金融监管上模式调整将偏重于中后期投资人和辅导上市的中介机构来说都是考验。

考虑到在上海交易所试点科创板和注册制是在首届进博会这么庄严的场合对中外企业家提出的,科创板本身也有吸引全球优秀互联网企业来中国上市的战略考量,由此可见,科创板的确有着与美股“纳斯达克”对标的意味。

还有一条值得关注的新闻,国内电商平台在进博会上成为采购主力,可以说是相当给国家“长脸”。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止11月6日,各大电商平台采购金额已超16000亿元人民币,其中,阿里巴巴(5年2000亿美金)、京东(采购近千亿元)、苏宁(150亿欧元)、网易考拉(近200亿元)、寺库(1亿美金)、唯品会(100亿元)、洋码头(约1亿元)。

这证明,我国的互联网公司依托国内消费市场能够独当一面,而资本层面的完善对于正在快速崛起的互联网经济是一种良性的呼应。

结语

上市公司本身也历经制造业、房地产业和互联网公司的产业周期的更新迭代,而相应的上市制度也应随之进行调整。任何一个强盛的世界经济中心,都必须要与之匹配吸引全球资金和好公司的资本市场。

如今,A股已经错失了很多国内大互联网公司上市的机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目前注册制及科创板的试点的改革正当时,互联网公司作为是双创的主流,上市机制的疏通对于这些企业股权激励、融资引导以及市场开拓都将产生深远影响,这是本次进博会带来互联网行业的厚礼。

【钛媒体作者介绍: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哲学硕士,科技媒体专栏作者,个人微信即QQ:1598145405,欢迎交流】

 

本文由鸣金专栏作家撰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

李星

作者: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哲学硕士,知名科技媒体专栏作家,靠谱汇创始人,CMO训练营导师,荣

174 85933
文章数 阅读量
其它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