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城市一边新房限价一边引进人才,结果房价涨了

苏宁金融研究院 · 2018-05-16 09:40:30

近日,住建部负责人就房地产市场调控问题约谈了成都、太原两市政府负责人。而此前,住建部还约谈了西安、海口、三亚、长春、哈尔滨、昆明、大连、贵阳、徐州、佛山10个城市政府相关负责人。

近日,住建部负责人就房地产市场调控问题约谈了成都、太原两市政府负责人。而此前,住建部还约谈了西安、海口、三亚、长春、哈尔滨、昆明、大连、贵阳、徐州、佛山10个城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这些城市是此前房价涨幅较低、存在补涨需求的城市,其中一些城市还变相放松了房地产调控,导致房价涨幅偏高。

就抑制房价涨幅而言,再没有比限价更直接的政策措施了,但限价也导致新房投机需求暴增,于是地方政府普遍推行新房摇号。目前已经有七大城市进行新房摇号,分别是上海、南京、长沙、成都、武汉、西安和杭州。

在此,本文将以新房摇号这一现象为起点,来分析各地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松紧,并在此基础上解读疏解房价压力的正确姿势。 

摇号是对新房限价政策bug的修复 

什么是新房摇号?来看杭州市政府下发的《关于实施商品住房公证摇号公开销售工作的通知》,里面提到“杭州市区范围内符合条件的新申领预售许可商品住房项目,房地产开发企业应采取委托公证机构摇号方式开展销售工作”。

因此可知,所谓摇号,就是开发商拿到预售证以后,如果有意买房的人超过了预售房源数量,那么开发商就需要委托公证机构公开摇号。

为什么要对新房公开摇号?背后的核心因素就是新房限价。

首先,新房限价措施导致一二手房价出现倒挂。

此轮房地产调控中,众多城市推出了限购、限贷甚至限售等措施,但对房价产生立竿见影效果的,还属限价。

目前,有16个城市有限价举措,这些此前的房地产热点城市基本以2016年10月房价为基准,要求新建商品住房价格不能超过2016年10月的房价水平,或者不能超过一定幅度。这些热点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和南京、杭州、武汉等二线城市。

以统计局公布的70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为例,2016年10月到2018年3月,限价城市新房价格平均涨幅为0%,但不限价城市平均涨幅达到10%(参见图1)。可见限价政策确实对新建住宅的价格产生了明显的止涨效果。

由于限价措施是针对新房价格推出的政策,所以限价后,新房和更加市场化的二手房价格之间就容易出现倒挂。

以统计局公布的70大中城市新建住宅和二手住宅价格为基础,计算2016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间,新房和二手房价格的差异,可以发现,目前70个城市中有50个城市新房价格是低于二手房价格的,其中西安、桂林、洛阳等11个城市一二手房价格倒挂现象较为严重(参见图2)。

 

其次,一二手房价倒挂导致新房出现巨大的投资需求以及各种市场乱象。

2017年11月,南京河西10个楼盘拿到预售证,其中河西中部的楼盘开盘价为3.5万元/平米,但周边二手楼盘市场价均在4万-5万元/平米左右,意味着新房和二手房之间存在1万元/平米左右的价差。这构成金融学中典型的无风险套利机会,而且收益率明显高于打新。于是乎,一万人去抢3000套房源,中签率只有不到30%。由于打新热情高涨,开发商提高预售门槛,首付比例普遍要求80%。

新房首付比例的提高,首先对刚需产生挤出效应,能够买的起新房的人大多是投机者。另外,由于新房价格远低于周边的二手房价,开发商研发出了众多的应对措施,包括捂盘惜售(等待新房限价措施取消后再卖、甚至以预售证丢失为借口不进行预售)、变相加价(加收茶水费、搭售车位等,如杭州钱江新城板块房号50万起步)等,市场乱象加重。

于是,为了整治新房市场乱象,各大城市开始对新房进行公证摇号,一是避免开发商捂盘,拿到预售证前就要做好摇号预售的计划,而且要一次性公开当期房源,不能分批销售;二是避免乱加价等现象,公证摇号,保证大家都以公开、公平的价格参与到新房的申购中。

新房限价和人才引进是左右手互搏

其实,地方政府一直处在加强房地产调控和放松房地产调控的拧巴状态中。

以西安为例,2017年1月发布限购、4月发布限贷、6月发布限售措施,房地产调控不可谓不严。但郑州房价在2016年远远甩开西安。等到2017年3月西安发布人才引进政策,放开了普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拿到户口的很多新居民可以绕开前面的各种调控政策买房,于是西安房价从2017年3月开始拐头向上,与郑州房价的差距也开始缩小(参见图3)。根据西安市公安局统计,2017年3月1日至12月底,西安共迁入落户24.5万人,同比增长335.9%,其中新政落户13.95万人。可见,政策调整确实引发了人口流入。

于是,“新房限价+人才引进”似乎成为二线城市的标配政策,虽然这两种政策对房地产市场的作用是反向的。

不过,随着人才引进和房价回暖,地方政府又存在被住建部约谈的风险。近一段时间,住建部约谈的城市都是此前房价涨幅落后的城市,这部分城市由于房价出现相对洼地从而有一定的补涨需求,如果当地政府实施人才引进等政策变相放松房地产调控,那么房价涨幅会更加明显。

比如,考察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以及2017年3月至2018年3月两个时间段的成都、太原、西安、海口、三亚、长春、哈尔滨、昆明、大连、贵阳、徐州、佛山等被约谈城市和其他城市的平均房价涨幅,可以发现——被约谈城市明显在2016年涨幅落后,2017年后开始补涨(参见图4)。

 

疏解房价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那么,二线城市实行什么政策组合比较合适呢?

最合适的政策组合是在吸引人才的同时,加大土地市场供应,这样就能降低居民的房价上涨预期。房价稳定了,新房限价也可以逐步退出,到时一二手房价的双轨制会慢慢消失

以南京为例,2016年4月南京出台限价令,但从房价走势上看,2017年下半年开始房价基本以缓慢下行为主(参见图5)。虽然2018年3月南京实施了人才引进计划,3月后房价略有反弹,但整体来看房价还算平稳,市场的涨价预期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

 

背后的原因是南京加大了土地的供应。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南京一共推出了规划建筑面积达1200万平米的住宅用地,而过去6个月南京的月平均住宅销售面积为60万平米左右,这意味着过去一年南京推出的土地可以满足20个月左右的市场需求(参见图6)。这一水平还是较为充足的,很难引发涨价预期。

当然,人才引进势必会增加住宅需求。2017年南京常住人口增加6.5万人,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人口净流入3.4万人。如果按照西安推出人才引进政策后9个月内吸引14万人才流入看,南京的人才引进大约相当于提供4-5年的人口净流入规模。这无疑会导致住宅需求的提升。

所以,要想稳定房价,就需要政府继续加大住宅用地的供应规模,土地供应必须和人才引进相互匹配。只有这样,才能使得一二手房价的差异逐步缩小,新房市场乱象也会慢慢消失,否则单独实施人才引进,那么恐怕离被住建部约谈不会太远。       

 

本文由鸣金专栏作家撰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融研究院是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专业研究机构,着重国内消费金融、贸易金融、互联网金融等领域。

174 121485
文章数 阅读量
其它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