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治翰:数字技术让人更接近金融本源

周治翰 · 2017-11-09 14:35:50

对于金融来说呢,数字技术带来了很多的改变与冲击。

本文为11月5日周治翰在重庆“十九大·新征程 金融业的新融合、新机遇、新挑战”高峰论坛上的发言实录:

今天我们的论坛主题其实叫新融合。开鑫金服其实就是由一家传统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发起设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在这个过程当中,成立五年来我们也是感同身受:一方面在传统金融机构工作期间,我们很多同事们也都了解到金融服务存在很多痛点;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完成艰难的转变:更加契合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态势,符合当前数字经济带来的变革。所以在这里首先给大家列出来我们传统金融面临的一些痛点,也是我们之前所遇到过的一些。

新环境下的金融服务痛点

那么首先讲高收益资产获取困难,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呢?因为我们在座的同事们很多都是来自于金融机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的资金会集中在什么领域呢?集中在房地产,还有一些国企、央企,这个我想是各家金融机构长期以来拓展的方向。

但是现在会存在一些什么问题呢?房地产可能会面临着比较平缓的增长,不是说会出什么问题。那么这种以租代售的模式的发展,可能会带来融资方式的变化,可能它本身经营的边际效益也在下降,利差下降,进而可能造成房地产领域对于高成本资金的接受度下降。对于政府融资平台,随着国家管控力度的加强,对于政府融资行为的进一步规范,那么政府融资平台通过正式的发债等途径,可能能解决很多问题,对于这种高成本资金的接纳程度也会有所下降。国企、央企数量有限,现在可能很多央企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大的资金供给方,不一定是融资方。

那么现在可能会存在高收益的领域是什么呢?供应链金融可能是一个,还有一些我们经常说的普惠金融、中小企业融资等。

第二就是低成本资金被分流。随着余额宝等这些新兴的融资渠道的兴起,现在活期存款的占比已经是越来越少了。原来可能企业还有一些活期存款,但是现在企业对于高流动性的理财需求在不断的增加,希望有更高的理财收益,闲置资金也要有理财的收益。实体网点成本过高,这个不难理解。

传统风控手段乏力,这个指的是什么?就是在原来我们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金融机构的风险是建立在抵质押的基础上,最好是有土地,有房产,再差一点有厂房,后面还要求担保等等。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在融资的时候不愿意提供担保,包括上市公司、核心企业。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这是风控手段的问题。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特别是对于企业来说,他对金融服务可能是又爱又恨。虽然其中有很多的不方便,但是他不得不用。无论是支付结算也好,还是资金的融通,他没有办法不用,离开它对企业的影响非常的大。

但是随着数字经济发展以后,越来越多的传统金融机构、新金融机构希望能够让客户享受服务。以前我们讲以客户为中心,可能更多的还是停留在概念上,但是数字经济促使我们把这一点要落到实处。

所谓24小时响应,我最初刚到开鑫金服的时候也挺不适应的,因为我原来在开发银行工作了10年。在互联网平台上,每一个投资人有什么疑问,早期的时候都可以随时在群里面问问题,我都会给他解答。这对于效率的要求是很高的。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以客户为中心,很方便的几个点击,就可以投资了,就可以理财了,可以借款了。但是其实背后是大量的计算工作,在一笔交易流程几秒钟之内完成的时候,背后的生物识别、行为分析系统已经运行了无数次,计算出一个结果来。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对于金融机构的挑战,包括我们自己也一直在尝试的,是真正能够让我们的服务对象享受金融服务的过程。

数字经济为金融行业带来新机遇

对于金融来说呢,数字技术带来了很多的改变与冲击。其中一项好处是带来了更多的消费场景。除了在电商平台上消费,在各种各样的只要有交易存在的场景,都可以起用金融服务。因为金融可利用的大数据资源是非常丰富的,并不仅仅局限在电商交易场景资源上。

最近我们也在尝试利用政策性农业保险的投保数据。我们和中国人保总公司、人保财险总公司一起设立了一家互联网科技小贷,利用他们在江苏这方面的数据筛选客户,进行风险控制。

第二个就是新技术解决方案,无论是在获客营销,还是在风险控制方面。在获客营销上,传统的基于网点的方式在发生变化,绝大部分的80后、90后的客户再也不习惯去网点了。可能他们更加习惯的是在手机上面下一个APP,做几个点击动作,这种无人化的。

传统金融机构要电话营销,目前我们在客户管理方面在做一些创新的尝试,利用数字去做一些尝试。利用社交媒体进行批量化的营销。当然这些是要基于对客户的精准分析这个方向的。

在风险控制上面,其实比如说我们的这个物联网技术,它可以把很多过去的流动性资产,把它变成一个可以监控的,可以抵质押的资产。有很多新的风险控制的方法。

第三就是新的业态在出现。我们响应绿色金融这个号召,和协鑫一起成立了江苏开鑫分享绿色金融有限公司,就是希望在绿色金融领域做一些事情。分享经济创造了很多的风口,有很多新的业态出现。

数字经济催生多重管理变革

但是又会给我们传统的管理带来很多的挑战。比如说人力资源,我经常说我从传统金融机构到新金融机构以后,觉得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人力资源。在人力资源管理上,我们传统金融机构的人才流动性相对比较低,以前我在开行当处长的时候,每年的招聘都是千里挑一。我们分行每年招十个人,报名的成千上万,根本不用担心人才问题,后来清华、北大的好多还进不来。

但是在新金融的环境下,人才的流动在增加,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怎么样去选用培留,会带来很多的挑战。流动性增加会极大的增加你的管理。

市场份额被蚕食,这个就不多说了,行业地位在动摇,特别是现在这个BATJ,他们的金融业务体量已经相当的大。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要在得到和失去之间找到一个新的平衡。这个对于我们金融领域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管理上的变革。

数字技术让人们更接近金融的本源

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变革,我之前在中国互金协会召开的首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面,我说我们关注数字技术,但是我们更关注数字技术及其背后深入的内涵。金融实际上是一种认知,我们从表面上看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云计算,包括我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它给大家带来了什么观念呢?去中心化,要开放、平等、效率等等带来这些概念。其实它本身是大家对金融的认识更加接近本原了。

之前有媒体采访我的时候,我说我感觉在现在的岗位上面,可能比我原来的处长的位子会更加接近金融的本质,因为我们天天在考虑这些问题:金融到底要服务什么?我们服务的对象是谁?我们给客户创造一些什么样的价值?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创造这些价值?金融还是以前华尔街这种高高在上的形象吗,还是说应该是更好的帮助客户创造价值,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获取相应的管理的收入?

那么这种去中心也好,开放化也好,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技术,而且这些新技术共同指向的一点是什么呢?是指向了更加的专业化,指向了虚拟组织。对于这种组织方式的变化,其实才是技术它最后带来的最深入的变革。

我们当时设计开鑫贷第一个模式的时候,是人民银行的一位领导帮我们总结,说你们开鑫贷加上小贷公司,加上托管银行各种方式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稳定的结构。那么我们现在看来其实这就是一种虚拟化的,运用互联网的技术把几个非常专业的机构串联在了一块儿。

现在反过头来看看,已经有这种虚拟组织的雏形了,他帮助了各类机构更加专业化,比如我们合作的小贷公司,只要有完好的风险控制就好,别的我不用担心。

基于优势的开放共享

我们从设立的开始,就一直坚持这种开放、共享的态度。到目前为止,我们和小贷公司、供应链的龙头企业、担保公司、保险公司一些车贷机构,还有银行都建立了非常好的合作关系。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为所有的合作方创造将近13个亿的收入,为大家带来了很多的财富增值的机会。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开放基于什么呢?开放的时候我们金服提供一些什么呢?提供的就是在品牌营销上的服务,在产品运营上的服务,还有在合规风控上的服务,以及IT系统上的服务。通过提供这些服务,我们和合作机构建立了非常稳定的合作关系。目前我们的合作机构大概有三百家左右。

我们在供应链金融领域已经和顺丰、TCL、三房巷、阳光集团这些龙头企业建立了战略合作。目前我们在供应链领域上合作的核心企业,有将近一百家,从全国著名的上市公司,到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再到地方的一些代表性的企业。

我们一开始是为它的上游提供服务,就是说为它的供应商提供服务,早在2014年我们开发了一款产品叫商票贷,我们为什么说合作共赢呢?很多产品的开发也是我们和客户一起沟通出来的。当时有一家客户叫红豆,红豆集团有一家小贷公司,这家小贷公司本来是我们的合作机构,在服务的过程当中,红豆集团就说,我的供应商有很多的这种融资需求,能不能为我们开发一款成本相对比较低一点,方便快捷的产品?所以我们就开发了这项产品。也就是说供应商拿着红豆集团开出的商业承兑汇票,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很方便的进行质押。这款产品我们前前后后交易量大概做到了两三百个亿。这个产品就是我们和客户一起根据他基本的需求开发出来的,然后拓展应用。

在供应链金融领域,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19个省。结合真实的贸易往来,物流往来这些场景,利用一些先进的手段,做实风控,为实体经济注入新的活力。我们之前融资期限大概在11个月,目前我们也正在开发三到四个月短期融资的产品。

到现在为止,我们的综合的融资成本已经不到8%了,这个价格可以说是低于很多传统金融机构的产品,而且方便快捷。我们目前交易量已经突破八百多亿了,余额将近三百亿。我们投向的领域覆盖范围也非常的广,包括制造业、商业、建筑业、农业、交通运输等等。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为金融服务的发展带来更多的贡献。

本文由鸣金专栏作家撰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

周治翰

开鑫金服总经理,高级经济师,东南大学管理学博士,曾任国家开发银行江苏分行规划发展处处长。

50 58801
文章数 阅读量
其它文章 更多 >>

本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