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以满足优质需求汇聚发展新动能

张洽棠 · 2015-11-20 20:59:09

在凯恩斯主义者那里,只要有需求就行,不管是什么需求,哪怕是浪费性需求都行。这种思路显然不注重资源的利用效率,浪费资源不说,长期使用的话会引发金融危机。

11月10日,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

一时间,大家纷纷开始讨论,究竟什么是供给侧改革?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西方的经验可供借鉴多少?带着以上问题,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教授,他不仅在教科书中写入了供给管理政策等内容,还在多个领域推动供给侧改革。

从供给侧发力满足优质需求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中央高层首次明确提出供给侧改革,就我所知,您在2010年出版的《宏观经济学(中国版)》中已经包括供给管理政策的相关内容,请问为何中央现在特别强调了“供给侧改革”?

苏剑:

扩大内需:用有效供给刺激国内消费。

我国消费者在国外的购买行为表明,我国是有巨大的消费需求的,但我国却没有相应产品的供给,也就是缺乏有效供给。如果我国能够提供这些产品,就可以把这些消费需求转化为对国产货的需求。这又分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国人对国货不信任。比如乳制品行业,中国目前的生产能力是能够基本上满足中国的需求的,但由于中国一些生产经营者职业道德的缺位,以及政府对违法犯罪行为惩罚力度太弱,导致毒奶粉事件的出现。

第二种情况是国内产品的价格太高。即使质量相同的商品,在国内的售价都高于在国外的售价,尤其是部分国产货在国内的价格居然高于国际价格。

第三种情况是中国的消费升级要求供给侧调整。中国已经是上中等收入国家,我国居民消费升级是一个很自然的要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中国消费者对产品的质量要求大幅度提高,这集中体现在中国消费者在国外大举购买奢侈品的行为上。如果中国自己能够生产这类消费品,中国消费者就不需要出国去购买,这种对进口货的需求就转化为对国产货的需求。

这三种情况表明,中国必须进行供给侧的结构调整和制度改革来保证中国消费者的利益,将这些需求转化为国内需求。

消费升级要求供给升级:要素禀赋结构的变化要求我国进行供给侧的调整。

从供给一边看,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我国的要素禀赋结构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劳动力富余、资本稀缺的国家变成了劳动力短缺、资本相对富余的国家,技术水平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这些都要求我国进行供给侧的调整,包括技术、产品结构、制度等方面的调整。

另外,部分过剩产能也需要淘汰。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既可以扩大需求,也可以减少供给,减少和消化过剩产能。我国以前曾经通过限产压锭的政策减少了纺织业的低端过剩产能,现在也可以考虑压缩钢铁、水泥、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的产能。

长期健康发展:从关注需求数量到关注需求质量的转变。

传统的凯恩斯主义“三驾马车”理论注重需求的数量,不关注需求的质量。在凯恩斯主义者那里,只要有需求就行,不管是什么需求,哪怕是浪费性需求都行。这种思路显然不注重资源的利用效率,浪费资源不说,长期使用的话会引发金融危机。

就货币政策来说,传统的货币政策是通过降低利率来刺激投资的,其结果,随着利率的降低,投资的预期收益率越来越低,即投资的质量越来越差。如果此后利率突然上升,那么这个政策刺激出来的劣质投资就会亏损,相关贷款会成为烂账,烂账规模如果太大就会引发金融危机。实际上,这次美国金融危机就是这么来的。

财政政策的效果也类似,政府公共开支的增加效率低下,漏损严重,而且选择的项目往往收益率很低;对消费者减税刺激出来的消费的边际效用一般情况下也越来越低,同样意味着需求的质量越来越差。另外,财政政策一般会导致政府债务规模的增加,埋下政府债务危机的隐患。

而“供给侧”调整针对的是消费者本来就有但未被我国供给满足的需求,这种需求是优质需求,因此这种需求的增加有助于保证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

供给侧改革要做的事情很多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现在看来,高校教育普及已经成为人力资源供给的最强保障,教育改革还应该有哪些配套措施?

苏剑:教育改革的目标:加强创新能力的培养,为中国向创新型国家转变提供人力资源保障。

教育改革的顺序:应该先从高等教育的改革做起。高等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风向标,对基础教育起到导向作用。有什么样的高等教育,就有什么样的基础教育。高等教育不改革,基础教育阶段的素质教育、创新能力培养就谈不上,应试教育就不可避免。

高等教育改革应重点推进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目前的高等教育,教育主管部门管得太多、太死,不能充分发挥办学单位的积极性、创造性,导致教育体系对教育市场的反应迟钝,教育供给跟不上教育需求的变化。这就应该限制教育主管部门的权力,充分尊重办学单位的自主权,厘清教育产业中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

其次,应该实行专家治校,消除教育行政化现象。要让懂教育的专家来治校,而不是官员治校,避免教育体系的官僚化、行政化,提高办学的效率。

第三,在教育产业中实施“政校分开”,对办学单位充分放权,使高等学校在本校事务上能够自主决策、独立办学,不受教育主管部门的干扰。

第四,取消各种审批制度,各高校的专业设置、课程设置、招生规模及招生标准、教师聘任及其职称评定等由各高校自主决策。

第五,完全放开教育市场,加强教育市场的竞争,允许民办高校自由进入或退出,通过市场机制优胜劣汰。在各个方面给予民办高校和公办高校同样的待遇与地位,使其能够与公办高校公平、平等竞争。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您目前在推动治沙拉动经济持续增长,从供给侧角度看,也是提供了新土地及其附加生产要素,治沙对于未来土地政策有何影响与要求?

苏剑:我国有260万平方公里的荒漠化土地,如果治理好,能给我国增加这么多的可用土地,同时改善了我国的生态环境。但治沙需要大量资金,如果全靠政府,就会力不从心,要么实现不了,要么出现巨额财政赤字,都不是好事情。所以需要吸引民间资本介入治理,这就需要保障这些民间资本对其治理好的沙漠土地的相关权利,因此需要沙漠土地的使用权制度甚至所有权制度有较大改革和创新。要想让民间资本介入,必须使其有足够的收益率,目前的情况下,只能用长期土地使用权甚至土地所有权来吸引民间资本。从供给学派看中国供给侧改革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供给学派最重要的政策建议是大幅减税,同时削减政府开支,那么供给侧改革对于中国的财税体制改革有怎样的影响?

苏剑:这个问题很大。减税对于企业是好事情,我国的税负太重是个事实,减税是我们长期呼吁的一项政策。就减税对财税体制改革的影响,关键看减什么税、在哪个环节减税、给谁减税、减多少,所以在这些都不明朗的情况下无法做出判断。但不管怎么样,税收的减少肯定会倒逼财税体制甚至国家行政体制的改革。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供给学派在货币政策上的主张是限制货币发行量,稳定货币,那么供给侧改革对于中国货币政策有怎样的影响?

苏剑:货币政策同时具有扩张供给和扩张需求的作用,应用起来比较复杂,目前学术界主要关注其对需求的影响。我们对货币政策的供给效应没有做定量研究,所以无法判断它的供给效应和需求效应的大小。如果主要把货币政策看成需求管理政策工具,那么应该根据需求管理的方向来设计货币政策。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需求萎缩程度较大,应该扩张需求。所以货币政策应该保持中性偏宽松的立场,既保证经济中存在充分的流动性,又保证货币不至超发。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从实践看,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美英政府采用了供给学派的改革建议,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20世纪7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的“滞胀”问题,即高通货膨胀率与低增长率并存,而我国目前则正好相反,较高增长率与较低通胀率并行,请问两种现象的异同点在哪?

苏剑:上世纪70年代的“滞胀”的根源是石油危机引发的成本推动的通货膨胀,因此用扩张性供给管理就能够解决问题,而且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办法。供给管理也的确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我国目前经济形势严峻,企业经营困难,在外部需求和内部需求均萎缩的情况下,减税相当于降低了企业的成本,对缓解企业经营困境有帮助。

现在国际油价已经处于低位,对我国的通货膨胀率有向下的压力,这将形成“良性”通缩,这就是我们说的“长缩”格局,跟“滞胀”正好相反。

减税将进一步对通货膨胀施加向下的压力,使良性通缩的程度加大,“长缩”格局将继续。这就需要在政策执行中对公众讲清楚供给扩张引发的“良性”通缩与需求萎缩引发的“恶性”通缩之间的区别,让他们正确认识我国通货膨胀率较低的现象,面对低通胀不要恐慌。

本文由鸣金专栏作家撰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收藏

分享

张洽棠

北大经济社会学硕士 发改委中国经济导报资深财经记者

6 4298
文章数 阅读量
其它文章 更多 >>

本周热点